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迷乱

迷乱

  锋利的匕首径直刺入了胸膛。

  鲜血无法抑制地开始漫出来,女人饱满的乳房和外面那件橘色的风衣被染成了鲜红色。她紧紧地握住匕首,手上的鲜血开始往地面上滴落,绽放出娇艳的花朵图案。

  在和对方的搏斗中她已耗尽了全力,双手开始愈发地颤抖,双膝重重地跪倒在地上。她始终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本来刺向对方的刀锋,如今却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血越流越多,她整个高大的身子顿时完全砸倒在地面上,睁开双眼却是一片模糊,围城一圈的路人却一个都看不清楚他们的脸。

  他们在笑吗?

  还是在指责她?

  她想她就要死了。

  直到她再次睁开双眼。

  这是一个梦。噩梦。

  贾莉光洁的额头冒着冷汗,娇声喘着粗气,声音不大,没有把身旁的老周惊醒。

  丈夫几乎彻底的离家出走,使得公媳二人即使不做爱也会同床共枕,日日如此。

  公公平时睡的比较早,贾莉则是年轻人从前都要11点以后再睡觉,不过现在老周都会哄贾莉入眠后再睡,贾莉也越睡越早了,性生活上也开始逐渐加入一些类似于跳蛋和狐狸尾巴之类的性玩具,两个人的生活节奏愈发的合拍起来。

  贾莉侧身看了一眼安详香睡的老周,然后紧紧地抱住他,温软的乳房挤压着老周的身体,老周条件反射般地伸出手臂,紧紧地搂过儿媳温暖的身子,直至两人都安然地睡去。

  天气渐暖,尽管最近心事萦绕,上班前贾莉依旧精心打扮了一番,这也算是一名白领丽人的职业操守了。

  一想到关爱自己去亲生女儿般的公公,一想到每天上班前公公端上不重样儿的早餐,想到自己还算体面并不劳累的工作,对于自己接下来的人生,贾莉总还有不少期许,那对于仍不知在何处的第三者,浓重的报复和仇意也会淡然一些。

  可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班的贾莉收到了丈夫的短信,上面的语句言简意赅,不过区区数字却字字如刀:今晚我回家,商量离婚。

  贾莉没有再哭,她沉默地继续上班。一个女人要学会坚强,学会做精彩的自己,第一件事就是学会不哭,然后再是种种行动,而对于贾莉来说,这种行动则有她自己的定义——报复。

  于是乎这一天所有与她产生过不快的人都被她深深的忌恨了下来,无论是因为批判她魂不守舍表现的经理,还是中午就餐时少找给她钱的餐厅老板,亦或是下班回家路上与她相撞的中学生,或多或少都被这个气昏了头的女人看做了恶劣心态的牺牲品。

  浸淫在怨恨中的女人是不讲理的,是可怕的,漂亮的贾莉也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女人罢了。

  回家后在理所应当的和丈夫周建鹏大吵一架不欢而散之后,离婚并没有达成协议,婚姻之处的繁枝末节没有处理好,想要离婚一走了之,又岂是如此容易的事情?

  平时做事并不能算得上雷厉风行的贾莉,这次被真的逼急了,她决定这个周末无论如何也要找杨梦珏出来谈一谈,哪怕她并非又一次做了自己和周建鹏的第三者。

  贾莉迫切地想知道那个破坏她婚姻的第三者是谁,如今她已经完全沉溺于和公公之间扒灰乱伦的漩涡之中无法自拔,而正是那个已经潜伏了至少三年之久的第三者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并且谁都已无回头之路。

  而此时的杨梦珏,这个身高一米七十七、年轻漂亮的模特,这个行走在大街上被无数男人视作女神的高挑美女,正又一次在一家不知名的连锁宾馆内柔软的大床上,在一个身材臃肿脑门发亮的中年秃顶身下,恣意的委婉承欢着。

  中年秃顶男正是那个上周才光顾过她身体的那位「马老师」,他把杨梦珏那双无比修长的美腿分开,并将其架在自己敦实的肩膀之上,鼓出的啤酒肚正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杨梦珏平坦的小腹,每一次冲击都深深的使自己和身下年轻美女完全地融合在一起。

  与上次不同的是,马老师似乎有些顾虑,每深深地抽送大约二十余下,他总会费劲地向另一侧扭过他那肥厚的脖子,丑陋的嘴脸一览无遗。

  「赵老,还要换个姿势吗?」

  秃顶的马老师挤出一丝谄媚的淫笑,询问的正是享有盛誉的着名摄影界泰斗,小宋和马老师口中的大学教授赵老师。

  这个赵老师已经是满头银发了,本是该享受三代同堂之天伦的时候,却甘愿一生名誉毁于一旦之风险来这儿拍摄淫邪的画面。

  他充满皱纹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似乎的确非常认真的在进行摄影创作。

  得到赵老师的肯定,秃顶马老师抱起杨梦珏婀娜的上身,然后将她翻了个个儿,高个子的她如同一条母狗一般跪趴在床上,修长的双臂被秃顶向后拉拽着,刚抽出不久的肉棒再一次充实了她紧实的腔道,顺利地抽插起来。

  她的身体也在迎合着正肆虐她的丑陋男人,突然间,男人停止了冲杀般的撞击。

  杨梦珏哀怨地转过粉颈,看到秃顶男人淫邪地对她笑着,那是一种如此令人作呕的笑容。

  马老师肉嘟嘟的手掌往杨梦珏的屁股打了一巴掌。

  「嗯……啊!」

  年轻美人儿一声惨叫,精彩绝伦的身体开始不知廉耻地往后撞击。

  「对,自己动……舒服!这小骚货活儿真棒!」

  秃顶男人开始眯起眼睛赞叹起来,享受着这一切的欢愉。

  屋内再次亮起一片闪光灯。

  杨梦珏眼前一片眩晕,这灯红酒绿的都市从来就让她感到迷茫。于是乎她只顾闭着漂亮的眼睛,干脆就享受起这一切来。

  深深埋藏未尽的情缘就像一切不曾改变纵然沧海桑田纵然世界改变对你的爱一如从前你的誓言还在我耳边你的身影越走越远总又不断想起你微泪的双眼彷佛过去只是昨天总爱一回伤一回梦难圆你的笑在风中若隐若现忘记你需要多少年爱已冷心已倦情却难灭总爱一回伤一回梦太甜才让你夜夜占据我心间似梦似醒在这深夜往事渐渐蔓延杨梦珏纵容着肥胖秃顶的马老师在自己曼妙高挑的身体上尝尽了各种交配的姿势动作,赵老师和一班「摄影爱好者」也饱足了眼福,尽情地按下快门。

  终于在不懈的努力之下,在这付高大的娇躯体内射出了精液,马老师不由得在心中大呼了一声:「值了!」

  然后褪下雨衣,重重地喘着粗气。

  「这女人真骚!」

  挂着去年问他妈妈要钱然后买的单反相机,小李轻声地对旁边的小王说。

  「你今天第一次来吧。」

  小王看着相机内自己拍摄的照片,然后迅速删掉了几张不满意的,「你叫是没看见上周那个女人,那才叫骚呢!深喉,3P、4P什么都能玩!上次还帮两个兄弟破了处呢!」

  「真的吗?那种女人一定很丑吧。」

  「放屁,那模样那身段儿,一点都不比这个差!」

  小王的表情仿佛那一切都任然历历在目。

  「唉!」

  小李还是个大学生,的确从来没碰过真的女人,不由得惋惜地叹了口气。

  拍摄完毕,众人都先后匆匆离开房间。

  「赵老师,您今天拍的还满意吧?」

  今天没怎么讲话也只是在一旁拍照的小宋开了口。

  「模特儿不错!」

  赵老师那张皱纹星罗棋布的老脸上终于能够看出一丝满意的神情。

  「赵老师,要不今天待会儿我和马老师走后,我让小杨模特儿晚上陪陪您?」

  「您放心,我已经和师母打过电话了,说今天我硬要把您给留宿在我家了。」

  看到老头儿犹豫,小宋立马又补上一句。

  对于这个无法得到她的心的女人,小宋始终有一种复杂的情感,他爱她,却又不止一次地充当着老鸨的角色给她招嫖。

  「是啊赵老,这么好的妞儿,机会难得啊!」

  正在穿衣服的马老师又在旁插话到,丝毫没有注意到床上杨梦珏对他投来的厌恶目光。

  机灵的小宋看到赵老头儿默认同意了,赶紧拉着还没有穿戴完毕的秃顶马老师走,「马老师,我请你吃酒!」

  秃顶能混迹多年,自然也不是什么不明白事理的主儿,赶紧附和道:「行啊宋老弟,不过该我请你喝!走!」

  黑夜长漫漫,佳人常凄声。妾身任郎采,此夜白发翁。

  娇柔细柳腰,问君为谁顾?廉颇年七十,匹马胜赵奢。

  老将御少女,枯木又逢春。花径通幽处,往顾皆销魂。

  美人有绝色,却做胯下奴。强问为何故,始知终不羞。

  贾莉一个人坐在清雅阁靠窗的座位旁,刚刚婉拒了一个小开摸样男子的搭讪。

  这日贾莉打扮的娇媚异常,新染了栗色的头发,化了精致的妆容,带着大框的无片眼镜,简单的一件针织衫和水磨蓝牛仔长裤,皮质拼接的白色薄呢外套很有心计的和中靴吻合,毫不花哨的衣着却是时尚气息十足,承托出她百里挑一的美人气质。

  她等的正是杨梦珏,为了显示她的气场,她的装扮十分考究,Tiffany的水钻耳钉,施华洛世奇的钻石项链和手链,尤其不能少了当初结婚时丈夫给她买的卡地亚Bridal婚戒,这是她正室的象征。如今周建鹏竟然和那个女人去中国黄金买戒指,自己的优越感反倒油然而生。

  女人嘛,虚荣心免不了的,何况是贾莉这样的美女。

  看到衣着简朴的杨梦珏,贾莉略感惊讶,她自然并不知道昨天晚上杨梦珏接到她电话时正在和一个年级比她父亲还要大上十余岁的老头子做爱。

  随便聊了几句,为了试探她,贾莉终于开口了。

  「你有事情在瞒着我,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她面色冰冷,话语中暗藏杀机。

  看着杨梦珏诧异的眼神,贾莉心中难以抑制地怒火中烧,果真又是她?日思夜想着要揪出的第三者?

  「你……你都知道了?」

  杨梦珏顿了下,「对不起……」

  贾莉脑中一片空白。
上部 忘年的爱欲 第8章

  「为什么这么做?」

  贾莉的话冰冷却富有浓烈的敌意,不久前两人才移位进了一间玲珑的小包间,声音显得短促而具有穿透力。

  杨梦珏咬着她那略显得无血色的嘴唇,欲言又止,却另生得一番风情。

  「为什么不说话?」

  贾莉的话严厉地如同正在教育自己的子女,她强忍着怒气,这次来找杨梦珏谈话本就是试探,而杨梦珏遮掩的态度越发印证着她不好的预感,这毫无根据的猜测难道会成真吗?

  「我……我也是没办法……」

  「没办法?哼哼。」

  「求你不要把他从我身边夺走!求你了!」

  杨梦珏的眼眶突然如同钱塘江的江潮般泛滥地涌出,若是随便一个男人,一定会好生怜悯。可贾莉当然不会这么想,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是自己先被人夺走了丈夫,却好像是变成了夺人所爱的第三者?

  贾莉竟一时失语。

  「我知道你还恨我,求你了,求你不要告诉他!我爱他!」

  杨梦珏俨然失声了,不大的包间内,两个绝色的高挑美人呈现出一幅截然不同的神色,一个诧异,一个悲鸣。

  眼前的这个女人在说什么?为什么都听不懂?冰雪聪明的贾莉立即感到事情也许并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

  「我答应你不告诉他。」

  贾莉试探性地给了一句承诺,目的是为了听下去,直到弄清整个事情的真相。

  「我也是前几个月才听说私拍很赚钱,开始的确也就是拍一些内衣的写真,所以我才想说找到你们的,我在这个圈子里也没什么朋友……」

  杨梦珏的声音略显平复下来,哽咽的次数也少多了。

  贾莉没有说话,心里却一阵冷笑,此女条件虽好,从前却高调跋扈很少有人和她真心做朋友,当年横刀抢夺方磊,让她在模特这个圈子里更加孤立了。

  「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方磊染上毒瘾之后,光靠做活动赚的钱远远不够开销的……」

  贾莉心中又是一激,那个当年的初恋情人、高大挺拔,阳光帅气的方磊竟然染上了毒品!一阵奇怪的滋味泛上了心头,是对旧情人的惋惜?还是对他抛弃自己终得报应的快意恩仇?贾莉自己也不明白,等等,方才杨梦珏说「开始也就是拍一些内衣写真」,莫非她果然也……

  贾莉强忍住,力求喜怒不形于色,示意杨梦珏继续说下去。

  「后来我知道那样来钱来的快……不过我真的是拿钱带方磊去戒毒所戒毒的!求你不要告诉他……我求你了……」

  「我答应你。」

  「我是真心爱方磊的,我想和他结婚,想和他过一辈子,哪怕他就是这样了我也愿意!」

  看着眼前的女人激动的样子,真情流露可见一斑,贾莉也顿时明白了为什么会在金店看到杨梦珏,那的确真只是碰巧,对于杨梦珏的怀疑也真的只是一时糊涂罢了。

  「你和方磊准备结婚了吗?」

  「你怎么知道?」

  杨梦珏原本就漂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吃惊之情溢于言表。

  贾莉没什么好说的,事情的原委已经明朗,她之前本就有些荒谬地猜忌杨梦珏是第三者的怀疑也已经被打破。大家都是女人,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能做出如此之大的牺牲,她佩服,眼前的这个女人变了,过往的恨意,也淡的不知道边际了。

  「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还没有告诉他……」

  杨梦珏恳切地看着贾莉,「所以我求你不要告诉他我外面的事情……」

  贾莉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内心却是五味杂陈。

  「所以你也答应我不再和我抢方磊吗?」

  「你说什么?」

  贾莉的嗓门一下子大了起来,这话听起来甚至有些可笑。

  「谁跟你说我要和你抢方磊了。」

  贾莉觉得有点荒唐,这女人怎么会这样想的。

  「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我听婷姐说你好像要离婚了,所以……」

  杨梦珏的的声音支支吾吾,要知道贾莉出了名的争强好胜,对于当年没有报复她横刀夺爱,杨梦珏心里总是有块落不下的疙瘩。

  「你说丁婷?」

  贾莉一震,丁婷是怎么知道的,她要离婚的想法只有公公老周知道,莫非是吴姐猜测出来然后告诉丁婷的?

  贾莉原本稍微放松的思绪顿时又被打乱。

  在这种充满着疑惑和顾虑的心境下,一顿饭也吃的不安生,和杨梦珏解开心结后聊的话贾莉也是心不在焉。

  是谁?是谁泄露了天机?公公吗?不可能,他那么爱自己,自己也那么爱他,他也没必要告诉不熟悉的丁婷;那是吴姐?吴姐只是在那天下午知道了自己家庭不睦,她虽然八卦,却不是那种妄加猜测的人。

  那又是谁呢?是谁告诉了丁婷?还是丁婷自己胡诌?造谣?

  年轻的少妇一片迷茫。

  初春的都市夜间褪去了昼间的丝毫暖意,但是请注意,枝头的新芽并非就此停滞生长,生机,依旧在田间、在大街上,在人世间的每一个角落。这一夜,贾莉肥沃的土地依然在被老周的锄头下耕耘着,周建鹏和往日一样在情妇的身体上飞驰,杨梦珏也还是毫不吝啬地在一群陌生的老少爷们儿间游荡;没错,新的生命依旧在自然和人类间孕育着。

  以最喜欢的姿势躺在老周的怀里温存着,贾莉却一夜没睡好。

  上班的时候,贾莉会偷偷摸摸地看着丁婷,目光扫过的时间很短,生怕被她给发现。

  贾莉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很陌生,两人相识多年,关系也还算不错,这个时候却无法看穿丁婷告诉杨梦珏自己行将离婚的目的,也无法知晓她得知此事的途径,甚至连询问丁婷的勇气也没有。自己曾经以为很了解她,以为她是自己身边的知心人,却蓦然发现两人的关系远不如自己想象中那般好。

  对于周建鹏是不是自己也是这样呢?

  人生走到第二十七个年头,曾经以为会白头到老的丈夫和每日工作相伴的多年好友,却总是有她不了解的一面,这难道不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吗?贾莉却发现自己反倒忽地豁然了,模特出身,圈内纷杂,看似朋友很多,却很少有人可以说真心话,如此看来,因为沟通的缺乏和不彻底,丈夫精神和肉体上的先后完全出轨,自己沦于和公公扒灰乱伦,如今曾寄语殷切期望的婚姻破裂近在眼前,等等这一切,难道不是必然的结局吗?

  事已至此,离婚势在必行,丁婷告诉杨梦珏的话和原因,也显得无关紧要了吧。

  回家。回到家,感受仅有的温暖——这是下班后贾莉迫切的念头。

  公公虽然身体硬朗健康,但毕竟年岁已高,万一有什么闪失,那贾莉就真的没有再能说真心话的人了,从小缺失父爱的她,无法再承受失去公公无微不至的慈爱和关怀。

  贾莉突然觉得自己也有了生活的意义,逐名逐利本就为虚,对于如此关爱自己的公公,自己也应该加倍地报答他,人活着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人。抱着这样的念头,贾莉周末尝试着第一次给公公煲了汤,第一次给公公洗澡搓背,第一次在夜间无人的公园里和公公四唇相交热情深吻,并且给主动老周口交射进嘴里。

  贾莉第一次尝试咽食男人精液,腥腥的味道很浓烈,不过她还是皱着眉头吞下了喉咙。

  贾莉开始尝试下班后独自去菜市场买菜,不过做菜还得靠老周。换下华服,但高挑纤柔的身材和精致的五官仍让她成为了菜市场的一道靓丽风景。

  周五的上午,菜市场摩肩接踵的人群比往日更加多了些,今天贾莉请了年假,想给公公老周煲个双耳汤,黑木耳前几日公公已经买好并且用温水泡发着了,贾莉从菜市场买了些蔬菜蛋禽,特意往离家远一些的菜场,公公说过那里有家店铺的银耳更糯更软,适合煲汤炖羹。

  「是老周媳妇儿吧!长这么俊!来来,你公爹上次都和俺说好了,全在这儿了……」

  摊主是个五十来岁的大妈,热情的让不认生的贾莉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大妈,给你钱。」

  「别别,给多了,你公爹以前一直帮俺忙,俺咋能再多拿你的钱!」

  「大妈您也别骗我,这么好的银耳可不止这点钱。」

  阳光透过遮阳棚间的缝隙斜射到贾莉掏出皮夹子的金属挂件上,耀眼的光芒反射向远方,顺着光线看去,是一个男子挺拔的背影,高大的他正在路的尽头,正面也一定很英俊,贾莉曾经就很着迷拥有这样背影的男人,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少女怀春的年华岁月。

  但这背影却如此熟悉,是建鹏!周建鹏!周建鹏的背影正在越走越远。

  这里是离家颇有一段距离的居民区,为什么丈夫会出现在这里?再仔细一看,丈夫的那辆沃尔沃S80L就停在不远处,尽管有一年多没有坐过这辆车了,但贾莉还是能够清楚地确认。

  贾莉是个聪明的女人,这里离周建鹏的公司远的很,他的那群有钱的酒肉朋友也都不会住在这70年代建造的老式小区。她立刻就猜出了偶然在此地撞见周建鹏的原因——看来这里附近就是丈夫金屋藏娇的地方!

  「大妈,给你!」

  贾莉甩出一张红色的一百元钞票,趁着丈夫正巧没有发现自己,悄悄地快步跟了上去。

  真是应证了那句老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自己苦思冥想多日,寻觅踪迹许久,终于让她发现了线索,她终于能够有可能知道那个万恶的第三者是谁,终于能够找到丈夫出轨的铁证了。

  因为买菜,贾莉穿的很朴素,不至于因为高跟鞋而发出响亮的声音,她谨慎地一路跟随着周建鹏,没有露出一丝迹象。

  穿过一条小路,径直往前走去是一栋老式的居民住宅,只有三层楼高,人也很少显得颇为冷清。周建鹏并不知道自己名义上受法律保护的老婆正跟踪着他,大摇大摆地就走进了敞开式的大门,贾莉快步跟了上去,躲在拐角的墙壁后面,她蹑手蹑脚地探出脑袋,悠长走廊的尽头,自己名义上的丈夫正站在一户人家的门前,「笃笃笃」三声清脆的敲门声在走廊里肆意地发出着回声。

  周建鹏高大的侧面矗立着,刚毅的线条,挺拔的身姿,这一切都曾经让贾莉无比着迷,这两年夫妻二人聚少离多,已然愈演愈烈仿佛只是形同路人,偷偷地在远处观望着,贾莉突然觉得周建鹏也许还是原来的周建鹏,也许他只是来和从前的同学叙叙旧?或许是来探望朋友或是哪一个贾莉并不知道的长辈?

  贾莉抱着幻想。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距离产生美?

  「嗞」地一声,是略显陈旧的大门打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