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32) - 成人三级电影,同屋情爱,日韩经典三级,se情片电影百度影音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32)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32)

     第三十二章
 
  粉色头发的少女对着刘涛投出去一个鄙夷的眼神。
 
  「这个男的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怪物吧。啧啧,没想到竟然是一 个有特殊能力的人啊。」
 
  回想起刚才自己想要阻止唐月和谭霜雪上台,却被唐月随手就推开好几米远, 粉色头发的少女就有些心悸。
 
  「没想到我们学校竟然还藏着一个有特殊能力的人却没有上不良榜,校长大 人这是失算了还是故意的呢?」
 
  「啊,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粉色头发的少女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唐月和刘涛,「比 赛开始!」
 
  「嘻嘻,唐月,我来啦。」刘涛一边淫笑着一边朝唐月扑了过去,他伸出伸 手就要准备把唐月按倒在地上。不过……
 
  「碰!」
 
  在刘涛还没有碰到唐月的时候他自己就首先倒飞了出去,是真的飞出去的, 不是用夸张的手法来描写。唐月直白的一拳打在刘涛的脸上后,刘涛直接双脚离 地半米高,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这拳是帮张星打的。」唐月一边喃喃着一边朝摔趴在地上的刘涛走去。 
  「呃呃呃……」刘涛趴在地上呻吟着,看着正朝自己走来唐月,他简直不敢 相信这是真的,那个曾经依偎在自己旁边的唐月竟然有着这么大的力气。 
  「这一下……」唐月弯下腰一手抓住了刘涛的衣领,然后就跟拎小鸡一样把 刘涛这个有着一米八高的汉子轻松的拎了起来。观众席上的观众都被这极具视觉 冲击力的一幕惊呆了。
 
  「也是帮张星打的。」一边说着,唐月直接拎着刘涛在空中划出一个圆,然 后用力砸在地板上。
 
  「轰!」
 
  整个擂台都剧烈的抖了起来。
 
  粉色头发的少女有些无奈的抓紧了身旁的护栏,「怎么这么乱来啊。」 
  「还有一下。」唐月继续单手把刘涛抡起来砸向另一个方向。
 
  「呃呃呃啊啊!」刘涛发出一阵惨叫,他就像是一个玩具一样被唐月捏在手 里随意的折腾着。
 
  「再来。」唐月再次用力的拽起刘涛的衣领。
 
  「嘶!」不过这一次刘涛身上的这件T恤再也经不起唐月的折腾直接撕裂开 来。刘涛从半空中掉了下来,重重的摔在地面上。虽然看上去挺惨的,不过好歹 脱离了唐月的控制。
 
  「切。」唐月有些不爽的把手中的碎布片甩开,再次朝刘涛走去。
 
  「啊啊啊!!」经过唐月这几下折腾,这会刘涛对唐月是彻底恐惧了起来, 眼见唐月再次朝自己走来,他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连滚带爬的一边往后退一边 惨叫,「你……你是什么怪物啊!」
 
  「……」听到刘涛的话后,唐月的身体不由的一顿,一些不好的回忆涌上了 她的心头。
 
  「算了,都这样了就走一步看一步吧。」唐月捏了捏拳头,一边安慰自己一 边再次朝刘涛走去。
 
  「不!我不比了!我认输!谁要和这种怪物比啊!」刘涛被唐月的力量吓的 一点战意都没有了,直接大喊着认输,一边朝擂台下逃去。
 
  「啊?就这样认输了?」唐月不由的一愣。不行,他对张星造成的伤还没有 完全报回来呢!
 
  唐月赶紧追了上去。
 
  刘涛来到擂台边上直接朝擂台外边跳了下去,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 身影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是谭霜雪。二话没说,谭霜雪直接抬起腿就是一脚踹 在了刘涛的胸口上,把他踹的直往后退,撞在了擂台边上。
 
  「没人说你可以走了。」谭霜雪冷冷的盯着刘涛。
 
  「噫!」刘涛对谭霜雪也是相当忌惮,他抬起头求助似的朝粉色头发的少女 看去,「喂!你不管管吗?我都认输了她们还不放我走。」
 
  「啊?我只管台上的事,台下的事你找风纪委员啊。」粉色头发的少女只是 对着刘涛笑了笑便不再理他了。
 
  「喂!」刘涛气恼的大吼着。
 
  「别想走。」这时唐月也追了上来,和谭霜雪一起挡在了刘涛的前面。 
  「噫!」看着眼前两个如同母夜叉一般的女生,刘涛不由的缩紧了脖子,他 赶紧朝四周大喊,「风纪委员!风纪委员!」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穿着风纪委员服装的女生小跑了过来。
 
  「这里!」刘涛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高兴极了,「她们两个要在台下引 起争端,快点阻止她们啊!」
 
  「哈?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这事我管不着,我只管场外的秩序,场内的事 你找她啊。」这个风纪委员指了指正在擂台上看热闹的粉色头发少女后就直接走 了。
 
  「喂!你不是说台下的事找风纪委员吗?怎么她说找你啊?」刘涛对着粉色 头发的少女质问道。
 
  「是你没理解清楚吧,台上的事我管,台下的事风纪委员管。风纪委员管场 外的事,不管场内的事。」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擂台下这块区域是灰色地带啊,我们都不管的。」
 
  「哈?你在耍我啊!」刘涛顿时气急。
 
  「来吧,我们继续。」
 
  「这次可以加上我吧。」
 
  唐月和谭霜雪一起朝刘涛逼近。
 
  「噫噫噫!」
 
  「给我住手!」
 
  就在这时,一阵怒吼喝住了唐月和谭霜雪。
 
  唐月和谭霜雪朝声源处看去,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正带着一帮人慢慢的 靠近这里。
 
  看见来人后,刘涛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哥!」
 
  没错,来的人正是刘涛的哥哥,高二年级的老大,泰山帮的帮主,罗泰。 
  「哥,救我!」刘涛立马朝罗泰求救道。
 
  「你这个废物别说话!」罗泰怒瞪了刘涛一眼,把他吓得赶紧捂住了嘴巴。 
  「有事吗?」看着罗泰,唐月大概知道他现在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了。
 
  「呵呵,唐月啊,近来可安好啊,我刚刚看见你和我那个废物弟弟的比赛了, 不错,要不要考虑一下再次回到泰山帮呢?我可以让你当二把手,比我那个废物 弟弟还要更高的职位。」罗泰对唐月邀请道。
 
  「呵呵,不好意思,其实我对当不良没什么兴趣。」唐月想都没想就直接拒 绝了。
 
  「哦,那太可惜了。」罗泰露出了惋惜的表情,「那谭霜雪小姐呢?当初打 败我后我记得我有邀请你进入我们泰山帮吧,现在考……」
 
  结果罗泰的话还没说完,谭霜雪就直接面无表情的回了句,「不记得了。」 
  「额……」听到谭霜雪这么直白的回答,罗泰一直微笑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他强行让自己继续笑着,「那么我们再来商量一下关于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的事 吧。关于他把你们的……呃……朋友伤的这么重我感到很抱歉,不过这是在擂台 上用正常的比赛所进行出来的结果,我们应该不要有什么怨气吧。要怪只怪某人 实力不行吧。」
 
  「闭嘴。」谭霜雪冷冷的盯着罗泰,「没人许你可以这么说变态星。」 
  「哦?」罗泰正面对着谭霜雪的目光,他眼睛微微一眯,「我说了又怎样? 我知道你很厉害,不过再厉害也只是你一个人厉害罢了,我泰山帮这么多人,而 你想保护的那个小子可没有你这么厉害哦。」
 
  「……」谭霜雪的目光一凝,不由的朝还在地上躺着的我看去。
 
  「怎么样?我就直说了吧,放过我的弟弟,我就放过那个小子,不然你最好 无时无刻都在他身边。」罗泰的话里威胁的意思非常明显。
 
  「你敢!」唐月忍不住怒瞪着罗泰。
 
  「我有什么不敢的?」罗泰不屑的笑了笑,他身后站着的手下纷纷往前踏了 一步。
 
  「哦?你敢吗?」就在这时,一个带着一丝怒气的声音插了进来。
 
  正在地上躺着的我听到这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后不由的一惊。
 
  不会吧!?
 
  「哦?你敢吗?」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
 
  不会吧!?
 
  我费力的转动脑袋朝声源处看去,只见一个有些娇小的身影正旁若无人般的 径直穿过罗泰带来的一帮手下朝我这边走来。让人感到奇怪的是,罗泰的那帮手 下在看清楚这个不速之客后竟然都是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来,那感觉就像是在害 怕这个人一样。
 
  「你怎么?」我非常吃惊的看着这道熟悉的身影,我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 在这个场合下看见她。
 
  「嘻嘻,你看,我一直穿着你帮我洗干净的帆布鞋哦,哥~ 」张灵儿径直来 到了我旁边,她抬起脚在我眼前扭了几下,就像是小孩子在炫耀一件心爱的玩具 一样。
 
  「……」一旁的罗泰在听到张灵儿叫我「哥」的那一瞬间,整张脸都垮了下 去。如果有什么可以来形容他现在的表情,那一定和吃了苍蝇一样吧。
 
  罗泰是知道的,不,应该说只要是这个学校的不良就不可能不知道面前这个 看起来娇小可爱的少女有多么恐怖吧。
 
  「哥,你没事吧。」展示完自己的鞋子后,张灵儿有些担心的蹲了下来,她 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我的额头,「对不起,我来晚了,本来我在那上面看到你之 后就应该马上下来的,可是我却迟疑了,我怕被你看到我,看到我出现在这里。 对不起啊,我只想到自己,怕自己被骂,所以没有提前赶来帮你,不然你就不会 伤的这么重了。」
 
  「你怎么……」我现在感觉特别混乱,张灵儿突然出现在这里是让我没想到 的。
 
  「等这件事结束后我会全部告诉你的,所以你现在先别胡思乱想,好好休息 就好了。」张灵儿温柔的安慰我,「你也要和我说说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好吗?」 
  「恩……」张灵儿温柔的话语和抚摸让我感到特别安心,在身体极度的疲惫 下,我不由的睡了过去。
 
  「嘻嘻,这就睡啦。」张灵儿笑着戳了戳我的脸颊。
 
  「张星真的是你哥哥?」这时,唐月有些不敢相信的凑了过来。
 
  「恩。」张灵儿一边点着头一边站了起来,「刚才谢谢你了,最后那一下帮 我哥哥挡了下来。」
 
  「不不不,不用谢啦,张星之所以会和刘涛进行这种比赛也有我的原因呢, 是我对不起你,把张星卷入到了这么危险的事情里面来。」唐月有些歉意的看着 张灵儿。
 
  「但是你最后还是帮我哥哥出了口气不是吗?所以不用觉得对不起。」张灵 儿安慰道。
 
  「对了,还有你,谢谢你照顾我哥哥。」张灵儿转过身对着谭霜雪点了点头。 
  「不用谢。」谭霜雪面无表情的回复道。
 
  「那么最后该处理一下主要事件了呢。」张灵儿把目光投向了刚刚还嚣张的 不得了的罗泰身上,在张灵儿出现后,他一直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你是叫罗泰对吧。」张灵儿冷冷的盯着罗泰,「刚才就是你在说什么敢不 敢对吧?」
 
  「我……」面对这样一个比自己小一届的学妹的质问,罗泰竟然开始冒虚汗 了。
 
  「恩?是不是你说的?」张灵儿慢慢的走近罗泰。
 
  「我……我……」罗泰的声带出现了明显的颤抖,随着张灵儿一步一步的靠 近,罗泰的腿也开始抖了起来。
 
  「是不是!」张灵儿不耐烦的大吼一声,吓得罗泰差点没跪下。他赶紧一边 道歉一边点头说是。
 
  「哼!」张灵儿直接一巴掌扇到罗泰的脸上,罗泰的脸被扇的通红,可是他 却完全不敢有什么想法,只能点头哈腰着在张灵儿面前陪笑着。
 
  「怎么了?怎么现在又不敢那么嚣张了呢?」张灵儿一脸鄙夷的看着罗泰。 
  「额呵呵,不敢不敢,在您面前我怎么敢嚣张啊。」罗泰这个大老爷们儿竟 然直接对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女生使用敬称了。
 
  「哼,真贱!」张灵儿直接又是一巴掌扇在罗泰脸上,那「啪啪」声真的是 够清脆响亮的,在场的人几乎都能听的清清楚楚。罗泰却还是一脸的陪笑,不敢 动怒。
 
  「好了,现在谈谈你那个宝贝弟弟的事吧。」张灵儿微眯着眼睛看着罗泰, 「他把我哥哥伤的这么重该怎么处置?」
 
  「额呵呵……随您处置,随您处置!」罗泰赶紧回答道。
 
  「那就谢谢啦。」张灵儿笑了笑,转过头朝蜷缩在角落里的刘涛说道,「喂, 和我比一场怎么样?」
 
  「不!不要!我不要!」刘涛的脸都吓白了,他拼命的摇着脑袋。
 
  「恩?罗泰,看来你在你弟弟面前没有威信啊,他都不听你的话呢。」张灵 儿回过头来看了看罗泰。
 
  「不,他听的,他敢不听!」罗泰先是在张灵儿面前陪笑着,然后双目怒视 刘涛,「你他妈想害死我们吗!灵儿姐让你干嘛你就干嘛!」
 
  「可……可是……」刘涛都快哭出来了,「如果我答应的话会死的,和不良 榜上的第三名比,我不是去送死吗?」
 
  「费什么话!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罗泰吼住了刘涛。
 
  「哥……」
 
  「别废话,给我上!」
 
  「我……」
 
  「上去!」
 
  「好……好吧……」
 
  最后刘涛只得同意了。
 
  「哇哦,罗泰,看来你弟弟还是挺听你的话嘛。」张灵儿故意把「听」这个 字重读来挖苦罗泰道。
 
  「呃哈哈……」罗泰只能装作没听到,继续陪笑着。
 
  「请双方说出赌注。」粉色头发的少女有些同情的看着刘涛,他今天算是完 了,捅了这么大一个马蜂窝。
 
  「你先说。」张灵儿客气的摊开了手。
 
  「额……我……我……求你放过我吧,我错了……」刘涛哀求道。
 
  「你的要求就这个啊,太没意思了。不如我输了就切下来一根手指给你吧, 就和我哥一样的。」张灵儿看着刘涛命令道,「你的就是这个了,不准改。」 
  「我……我哪敢要您的手指……」
 
  「恩?那我呢?我应该用什么来赌?」张灵儿完全无视了刘涛的反应,「哦, 对了,如果我赢了就把你的鸡鸡给切下来怎么样?」
 
  「噫!!!」刘涛的脸瞬间白了,他拼命的摇着脑袋,「不要,求你了,不 要!」
 
  「怎么?难道你怕了?」张灵儿冷笑着看着刘涛,「那好吧,如果你现在跪 下叫我一声妈,或许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哦。」
 
  同样的情景发生在了刘涛的身上,不过不同的是,在面对我的时候,他是高 高在上的那一方,而现在,他则是处于弱小卑微的那一方。
 
  「这……」刘涛有些迟疑,一方面他不希望自己真的被切掉鸡鸡,另一方面 他又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那种羞辱人格的事情。
 
  「呵呵,看来你还有点骨气啊,宁愿变成太监也不跪吗?」见此,张灵儿直 接朝刘涛走去,「那么我就如你所愿吧。」
 
  「不不不!等下,等下!」可是看见张灵儿慢慢靠近自己后,刘涛立马就怂 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直接跪在了地上。
 
  「哎呀,这就跪下啦,我还以为你是个宁死不屈的硬汉呢。」张灵儿虽然是 用着遗憾的语气说的这句话,可是她的脸上却完全没有遗憾的表情,而是充满了 讥笑。
 
  「我……我……」刘涛的嘴唇颤抖着,极大的羞辱感让他的背脊一阵发颤。 
  「还有呢?你该叫我什么?」张灵儿来到刘涛面前绕有兴趣的盯着他看。 
  「唔……呜……唔……」刘涛支支吾吾了半天可就是说不出来。
 
  见此,张灵儿的脸上一冷,扬起手臂就是一巴掌扇在了刘涛的脸上。这一巴 掌非常用力,差点没把刘涛扇趴下去,「说。」张灵儿冷冷的命令道。
 
  刘涛被这一巴掌扇的有点蒙,感受着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的刺痛,刘涛的心底 燃起了一股无名火。打人不打脸,他从小到大还从来没被人这么用力的扇过脸, 此时的他有些恼羞成怒,怒火让他变得冲动起来。
 
  「说你妈!」刘涛怒骂一声,直接跳起来就是一巴掌朝张灵儿的脸上拍去。 
  「你他妈找死吗!」台下的罗泰看到刘涛的这个举动吓得脸都白了,他怒瞪 着双眼朝着刘涛大声吼着,「找死别搭上我啊!」
 
  火气上头的刘涛完全无视了罗泰的警告,一门心思的想要把那一巴掌的仇报 回来。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擂台上响起,大家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台上,刘涛被 打了。
 
  刚才就在刘涛的巴掌马上要扇到张灵儿脸上的时候,她突然以一种诡异的速 度绕开了刘涛的手掌,同时一巴掌扇到了刘涛的脸上。那感觉就像是把一个暂停 了的镜头突然以几倍速度快进播放一样。
 
  「呵呵,罗泰,不用阻止他,这样才更有意思啊。」张灵儿有些玩味的看着 满脸怒火的刘涛,脸上浮现了一丝猫戏老鼠般的笑容。
 
  「啊啊啊!」再次被扇耳光刘涛更加愤怒了,他一边大吼着一边朝张灵儿狠 狠的挥去一拳。
 
  「呵。」看着在眼前极速放大的拳头,张灵儿轻笑一声,以一种鬼魅般的速 度侧过身子躲开了刘涛的拳头。张灵儿借着侧身的势头在原地轻盈的旋转了一圈, 然后顺势就是反手一巴掌甩在了刘涛的脸上。
 
  「啪!」又是一声脆响。
 
  「啊啊啊!」刘涛刹住前倾的身子,转过身朝张灵儿愤怒的咆哮起来。 
  「啪!」
 
  张灵儿理都没理,直接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这巴掌直接把刘涛扇翻在地上。 此时刘涛的脸已经有些红肿起来,有些地方都出现了血丝,看上去整个脸大了一 圈,几个非常明显的巴掌印留在了他的脸上,原本还有些俊俏的模样就这样被毁 了。
 
  「呜呜……」刘涛躺在地上捂着脸呻吟着,这几巴掌下来他的脑袋已经有些 有些蒙了。
 
  「怎么样?还想试试吗?」张灵儿蹲下身子,带着一丝嘲弄的笑容俯视着刘 涛。
 
  「呜呜呜呜……不,不想了……」刘涛这下是被彻底打怕了,自己的攻击连 张灵儿的边都摸不到,可张灵儿却能够随便的扇自己的耳光,这实力完全不在一 个水平线上。
 
  「哼,没意思。」张灵儿撇了撇嘴,她站起来给了刘涛一脚,「给我起来!」 
  「好好好!」刘涛赶紧爬了起来,正当他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 么,抬起头小心的看了一眼张灵儿,却发现张灵儿正冷冷的看自己,刘涛吓得一 个哆嗦,直接跪在了地上。
 
  「呵呵,身为学长却对比自己年龄小的女生下跪,你还真是下贱呢。」张灵 儿羞辱着刘涛,「好啊,竟然跪下了你应该还要对我说些什么吧。」
 
  「我……我……」刘涛低着头支吾着却怎么也说不出来那个字。
 
  「恩?怎么,不想说啊?」张灵儿冷笑一声,「看来你还是喜欢当太监啊。」 
  「噫!」刘涛冷汗顿时就冒出来了,他咬了咬牙,只能强迫自己从牙缝里挤 出几个字来,「妈……」
 
  「什么?大声点,你叫我什么?」张灵儿憋着笑故意的继续问道。
 
  刘涛羞的面红耳赤,他一想到自己竟然对着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女生叫妈就恨 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自己尊严被张灵儿狠狠的践踏着。可是为了自己的下 面,他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尊严,「妈……」
 
  「再大声点!」张灵儿不满意的给了刘涛一巴掌。
 
  「妈!」刘涛大声吼了出来,屈辱的泪水也流了出来。
 
  「哈哈哈,你还真叫啦,我可没有你这种不孝子呢。」张灵儿捂着肚子放声 大笑着,她伸出脚尖轻轻勾起刘涛的下体,「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这个东西而放 弃尊严呢,果然男生都是靠这里来思考的吗?」
 
  「唔……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吗?」刘涛咬着牙,强忍着自己男性象征被张灵 儿用脚肆意玩弄的屈辱感发问道。
 
  「呵呵,」张灵儿笑了笑,「不行。」
 
  「什么!你不是说……」
 
  「是啊,我是说了可以考虑一下啊,我考虑的结果就是不行。」张灵儿直接 打断了刘涛的讲话,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刘涛,「怎么,你有意见吗?」
 
  「你在耍我!」回想起自己刚才所做的屈辱的事情,刘涛不由的怒吼道。 
  「啪!」
 
  见刘涛敢吼自己,张灵儿直接就是一巴掌甩了上去。
 
  「耍你又怎么样?别以为打伤我哥这件事能这么轻易揭过去。」张灵儿冷冷 的盯着刘涛。
 
  张灵儿的话让刘涛的心凉了半截。
 
  「让我们开始进入正戏吧。」随着张灵儿的话音落下,她直接抬起腿就是一 脚踹在了刘涛的脸上。
 
  「呃!」刘涛被这一脚踹的直接仰天摔倒在地上。
 
  「首先是肚子呢。」张灵儿走过来一脚跺在了刘涛的肚子上。这一脚十分的 用力,张灵儿的鞋底深深的陷进刘涛的肚子里去了。张灵儿对此还不满意,直接 翘起脚尖用鞋跟用力的碾压着刘涛的肚子,这一次张灵儿的整个鞋子的下半部分 都陷进了刘涛的肚子里,鞋跟隔着肚皮狠狠的碾压着里面的内脏。
 
  「额呃呃呃呃呃呃!!」刘涛直接一口胃液吐了出来,肚子仿佛要被踩穿一 般的剧痛让他大声的惨叫着,他连忙伸出双手想去搬张灵儿的脚。不过就在他的 手即将要触碰到张灵儿的脚的时候,张灵儿突然抬起脚狠狠的跺在了刘涛的脸上, 发出了一阵闷响。
 
  「别用你那脏手碰我的鞋子。」张灵儿冷冷的看着刘涛,一边说着,张灵儿 又是一脚跺在了刘涛的脸上。这一脚下去刘涛的鼻孔里直接流出了鲜血,牙龈间 也沾满了血。
 
  「唔唔呜呜呜呜!」刘涛惨叫着,不过因为被张灵儿踩着嘴巴,这惨叫只能 化为闷哼被堵在喉咙里。
 
  刘涛还想着用手去推张灵儿的脚,不过这一次在刘涛的右手还只是伸到半路 的时候,张灵儿直接一脚跺在了刘涛的手背上,硬生生把刘涛的手从半空中踩到 了地上。
 
  「我说过不准用你的脏手碰我的鞋子吧,你是不想要这只手了是吗?」张灵 儿抬起鞋跟狠狠的碾着刘涛的右手,鞋底粗糙的纹路撕扯着手背上的皮,巨大的 压强之下,刘涛只感觉自己的手指仿佛要被踩断了一样。
 
  「嗷嗷嗷!!」十指连心啊,刘涛痛的忍不住侧起身子用自己的身体去顶张 灵儿的脚。
 
  「哼,像条死狗一样。」张灵儿抬起脚瞄准刘涛的脑袋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一下两下三下,张灵儿对着刘涛的脑袋连续踹了好几脚,刘涛的脑袋不停的砸在 地上然后弹起,然后再被踹下去,脑门上都磕出了几个包来。
 
  「唔呜!」刘涛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啧。」张灵儿不爽的砸了砸舌头,直接把脚往后一带,然后重重的踢在刘 涛的肚子上。张灵儿是用脚尖踢的,虽然帆布鞋的鞋尖相对比较圆润,但踢在柔 软的肚子上还是会让人难以忍受。张灵儿连踢了好几脚,刘涛痛的抽搐了几下, 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挡。可张灵儿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这里,见刘涛移开手了,张 灵儿直接就是一脚跺在了刘涛的脸上,鞋底狠狠的碾压着刘涛的脸,巨大的压力 几乎要把他的脸踩扁。
 
  「呜呜唔呜呜唔!!!」刘涛惨嚎着。
 
  「啧,叫的跟死猪一样!」张灵儿不爽的皱了皱眉,抬起脚用力的踢在刘涛 的嘴上,刘涛的门牙被这一脚直接踢断了下来。张灵儿没有理会刘涛的惨样,继 续用力的把脚往刘涛的嘴里挤,刘涛的嘴巴被张灵儿的鞋尖硬生生的撬开了。 
  「叫啊,还叫不叫了?」张灵儿一边扭动着脚踝一边粗暴的把脚往刘涛的喉 咙里挤去,刘涛的嘴角被直接撕裂开来。他疯狂的甩着脑袋,用手去推张灵儿的 脚,可是在这种体位下,张灵儿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这只脚上,刘涛根本没办法 推开张灵儿的脚。
 
  「咔。」随着一声闷响,刘涛的下巴直接脱臼了,张灵儿穿着帆布鞋的大半 个脚掌一下子塞满了刘涛的整个口腔,粗大的鞋尖甚至都顶到了刘涛的口腔壁上。 
  「呜!!!!」刘涛睁大眼睛痛苦的哀嚎着,他的身体都不由的抽搐了起来。 
  「啊?遭了。」张灵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连忙把脚从刘涛的嘴里拔 了出来,原本干净的帆布鞋上沾满了刘涛的口水和血液。
 
  「啊啊啊啊!」见此张灵儿忍不住哀声尖叫起来,「玩的太投入忘记了,这 可是我哥帮我洗干净的鞋子啊。」
 
  「可恶!都怪你!」张灵儿气恼的给了刘涛一脚,她把脚用力的踩到了刘涛 的胸口上,然后用力的扭动着脚,想把鞋子上的口水和血液蹭干净。
 
  「啧,弄不干净啊!」张灵儿的脸色顿时就有些难看起来,她把鞋底踏在了 奄奄一息的刘涛的嘴巴上,「喂,给我把自己流出来的脏东西都吃回去。」 
  「唔……呜……」刘涛只是目光溃散的看着前方,没有反应。
 
  「喂!」张灵儿见刘涛没有反应又是一脚跺在了他的脸上,「别给我装死!」 
  「呜……」刘涛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看上去是真的不行了。
 
  「切!没用的东西!」张灵儿只能挪开了脚,她来到擂台边上居高临下的看 着下面的罗泰,「喂,你弟弟弄脏了我的鞋子,你这个做哥哥的不应该表示一下 吗?」
 
  「啊?」罗泰有些楞楞的看着张灵儿。
 
  「啊什么啊,」张灵儿不耐烦的伸出脚直接踩在了罗泰的肩膀上,「你给我 把鞋擦干净!」
 
  「呃……好,好的。」罗泰有些紧张的把张灵儿的脚捧在了手上,他弟弟的 口水和血液都沾到了他的手上,可是他却完全不敢有什么想法。罗泰摸了摸身上 却发现没有带纸巾,他有些紧张的抬起头看向张灵儿,却发现张灵儿正一脸玩味 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给我擦干净啊。」张灵儿翘了翘脚尖,冷笑一声。
 
  「好,好的!」看到张灵儿的冷笑,罗泰只感觉背脊发凉,也顾不得周围还 有那么多手下看着自己,连忙扯起自己的衣领用自己认为最干净的地方帮张灵儿 擦拭起鞋来。
 
  当罗泰擦干净张灵儿的帆布鞋后,他原本穿着的那件白色的T恤上已经满是 污渍了。
 
  「呵,不错呢。」张灵儿把脚踩到了罗泰的头顶上一边观察着一边故意用一 种嘲弄的语气夸赞道,「看你给我擦鞋擦的这么认真就给你个机会吧,加入我的 葬月帮专门帮我擦鞋怎么样?」
 
  「噗……」唐月听了张灵儿的话不由的笑了起来,她知道张灵儿这是在故意 羞辱罗泰,要知道罗泰在刚才还牛逼哄哄的邀请自己和谭霜雪加入他们帮派呢。 
  感受着张灵儿的脚在自己的头上肆意的蹂躏着,罗泰动都不敢动一下,「呃 ……感……感谢您这么赏识我,但……」
 
  「算了。」罗泰的那个但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张灵儿就直接收回了自己的 脚,「我想了想突然感觉你根本不配给我擦鞋。」
 
  「……」罗泰被张灵儿羞辱的面红耳赤,可是他的心里还是产生了一丝庆幸, 幸好张灵儿没有真的要自己去专门给她擦鞋。
 
  「好了,带着你的弟弟滚吧,以后别这么嚣张了。」张灵儿不屑的瞥了一眼 罗泰后便转身朝擂台下走去。
 
  听完张灵儿的话,罗泰总算松了口气,他朝他身后的手下挥了挥手,「快! 你们上去把那个混蛋抬回去!」
 
  「是。」两个比较健硕的男生赶紧从里面走了出来跑到了台上去把已经昏迷 过去的刘涛搀了起来。
 
  「哦,对了,差点忘记了。」当这两个男生搀着刘涛经过张灵儿身边的时候, 张灵儿突然叫住了他们,「你们给我等下。」
 
  「啊?」被叫住的那两个男生有些愣了愣,转过身朝张灵儿看去。
 
  「别动啊。」张灵儿露出了一丝坏笑,她轻轻的朝前踏了一步,然后猛的一 脚踢在刘涛的两腿之间。
 
  「嗷啊啊啊!」原本已经昏迷过去的刘涛被这一脚踢的瞬间惨叫了出来,他 的脸强烈的扭曲着,眼睛差点没瞪出来,嘴唇都发白了。仔细看去却发现他的下 身已经湿了。
 
  「嘻嘻,你的鸡鸡我就不切了,只踢爆你的一颗蛋算是我对你仁慈吧,好好 感激我哦。」张灵儿讥笑着拍了拍刘涛的脸,然后对着那两个男生冷喝道,「现 在滚吧!」
 
  「哦……哦!好的……好的!」一边说着,这两个男生吓得脸色发白,跟逃 命一样连忙拖着刘涛跑开了。
 
  看着罗泰他们落荒而逃之后,张灵儿转过身来朝唐月和谭霜雪走去,「你们 好,我是张灵儿,张星的妹妹。」
 
  「哦……哦!你好,我是唐月,张星的……张星的……」看着张灵儿走了过 来唐月有些紧张,「……朋友!」
 
  「谭霜雪,变态星的朋友。」谭霜雪的表情还是如平常一样。
 
  「恩?」可能是对谭霜雪称呼我的方式有些奇怪,张灵儿愣了愣,不过当她 想起了某个东西后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笑,「哥哥确实是个变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