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上海男奴集训实录

上海男奴集训实录

1月29日,我如约来到闸北的一家雪公主酒吧。大概等了20分钟,一个 30岁左右的男人坐到我的身旁,低声说,是陈胜?我点了点头。我抬起头,看 了看这个男人。个子和我差不多,长得不算帅气,但透过上身粉色的衬衫隐约可 以看见他棱角分明的肌肉,有一种成熟的男孩味道。正在思想间,他为我点了杯 啤酒:「准备好了吗?」我知道,他说的是在来之前qq上他的要求,穿三角内 裤,禁欲5天。我又点了点头。「那咱们去洗手间吧」我有点紧张,但还是跟着 他走了进去,里面没人。他指了指最里面的一个隔间说,「进去」。他也跟了进 来,随手把插销插上了。「我想先看看你的下身,你把裤子脱了」

我顺从地解开皮带,把牛仔裤褪到膝盖处。他的手伸了进来,隔着内裤抚摩 我。我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男人摸,阳具不自主地翘了起来。他见状,另一只手把 我的t恤往上拉了拉,沿着腹部一直往上,直到摸到乳头。他不停的来回揉搓, 我感觉脸上好烫啊。

这时,有人进来小便了。他便吩咐我把已经有些湿润的内裤脱下来交给他。

我既紧张又兴奋地脱着,尽量发的声音小一点。他又让我把裤子穿上,整理 好。

我的内裤则被他放到了皮包里。发热的皮肤摩擦着粗糙的裤子让我阳具一直 硬着,但他把门打开了。我只好低着头走出来。或许因为突然走出两个人,边上 小便的小伙子看看我们,看到我下身突出的部分,他笑了笑。我顾不得许多了, 跟着主人走出了洗手间。付了帐,我便跟着主人到他说的那个地方去。

这是一幢联体别墅,掩映在花木中,显得很僻静。从外观的华丽就可以看得 出别墅的主人是比较有钱的。我正想开口问秋,这是不是他家?他已经打开院子 的铁栅栏门,径直走到客厅大门口。屋子里亮者灯,他按了下门铃。听见脚步声, 但感觉又有点不象,正疑惑着,门开了。我跟着秋走了进去。这才看清原来开门 的男孩戴着脚镣,难怪刚才发出的是金属撞击的声音。秋吩咐了男孩几句,就上 楼去了。因为声音比较低,我只听到他说:这是新来的,你带到a区先帮他净身, 等会听指令备用。男孩大概20来岁,浓眉大眼,棱角分明,挺精神的,上身除 了披件羽绒服什么也没有,虽然穿着皮裤,但生殖器却露在外面,很惹眼。他没 有开口说话,只是示意我跟他走。

拐过大厅,我们沿着长廊一直往左走,快要要尽头时,他停下了。等我站住 的时候,他把门打开了。我进去后,他并没有关门,反而把打推开呈90度角。 他把灯打开,我看见原来这是间浴室,靠墙角的地方是3个淋浴喷头,边上是一 排放衣服的小柜子。而另一边是一块玻璃隔开了,看不到里面。他这时吩咐我脱 光衣服。我一件件脱的时候,突然感觉他在看着我,便抬头望望,看到他的眼睛 里有种说不出的表情。「有什么不对吗」我问。他紧绷的脸稍微松弛了一下,但 没有回答。「你很幸运,主人带你来这。」我不明白,正想发问。「快点,别磨 蹭了,主人马上要见你」我脱完了,他便让我冲洗全身,又仔细的帮我洗后背, 臀部。他又让我把阳具的包皮翻起来,用喷头仔细的清洗干净。他递给我一块毛 巾,擦干全身。我正想穿衣服。他说:这些在这里你不需要了,叠好,放到那个 柜子里,你的是21号柜。我这才发现柜子上标有数字。

「那我会冷的啊」「没关系,这里有暖气,刑讯室和卧室都有空调,至于走 廊就是对你的锻炼了」他把我的手被到身后,系上绳子。「什么是刑讯室?」没 有回答。我回过头去,才发现秋已站在门口,男孩则跪在地上,低头不语。「谁 让你这么捆他的,主人还没看过他,让他到那边玻璃墙」「是」

这样我手上的绳子又被解开,男孩拽着我一直到玻璃那里。那真是一堵玻璃 墙,借着旁边一盏壁灯微弱的光,我看见玻璃上下方有些小孔,但起伏错开,并 不规则。他打量了一下我,便指了指其中一个洞说,把阳具插进去吧。我按照他 的要求,将还包在松软的皮肤里的阴茎插了进去,或许是兴奋紧张,或许玻璃很 凉,下身马上勃起了。这时,男孩凑过来,查看了一下说,这个太大了,插这边 的。我把阳具重新插好,这个洞比前面的要小,所以插进去挺费劲,包皮都翻起 来了。男孩让我挺直胸部,两腿分开,两手上举,脸贴在玻璃上。接着我感觉我 的手被拉直了,系在什么上了。

跟着我的手被拉起来,我只好也跟着掂起脚,直到脚快离地,又突然停下了。 我现在就呈一个大字形,捆在那里。过了很长时间,听到墙那边有人说话,但听 不清。我就感觉有人在抚弄我的阳具。大概又过了一会,那双手从那拿开了。门 开了,有人进来把我解了下来,我发现不是秋,也不是刚才那个男孩。这人深色 西装笔挺,系着带星的黄色领带,皮鞋擦得很亮,手里拿着一根皮鞭。他挥动鞭 子,我的屁股上马上象灼伤了一下。「21号,到这里来」他指了指玻璃墙,原 来这其实边上就有个门,与对面房间相通。我一愣神,鞭子又扫到了腰间。我赶 紧走过暗门,到了对面的隔间。

屋子挺宽敞的,正中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就是秋,不过他已经换 上了紧身皮衣。正对着沙发,刚才的男孩跪在一个兽皮矮凳上,两腿张得很开, 屁股翘的高高的,脸则贴在凳子上。秋让我从墙边拿个同样的小凳来,象男孩一 样跪下。这时,秋告诉我边上坐的是他的朋友龙哥,另一个叫阿五。「你叫陈胜?」

「是的,主人」「多大?」「25」「接受过调教吗?」「是的」这时我的 脸被拉起来,一束强烈的光束照的我赶紧闭上了眼睛。我被要求站起来,几双手 在我身上摸索着,从胸肌到腹部,大腿。接着转过身子,弯下腰,有人打开我的 臀部,一根手指试图插进去。「龙哥,挺紧的」「恩,你给他量一下」我重新挺 直了身子,阿五过来给我量了颈部,腕部,腰部,脚踝的尺寸,又让我抚摩自己 的阳具,充分勃起后量了长度和围度。一切停当后,我便带上了颈链,上面还有 个金属牌子,编号21。秋告诉我明天会把定做的其他东西带来。

这时,阿五拿来一个黑色的眼罩,帮我带好。接着我又被按着重新跪下,只 是这次嘴里被塞进了一根阴茎。阴茎在我嘴里慢慢涨起来,直至充满整个口腔, 随后那人又抓着我的头开始往我的喉咙里抽送。虽然以前也口交过,但在这么多 人面前被干,还是觉得挺刺激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秋,只听见边上的人凑过来, 开始评论我含着阳具的姿势,说话都很粗鲁。他弄了很长时间,但并没在我嘴里 射精。接着又换另一个人,这时有人吩咐我手撑着地,抬高臀部,试图打开我的 菊花,但没成功。「龙哥,太紧了」

「没事,等会再弄,来,该你了」一股热流喷涌而出,我感到一阵腥臭,知 道是他的精液。他让我全部咽下去,然后张开嘴看看,才放了我。接着我又替另 一个人服务,只是这人插的很深,快接近嗓子眼了,我一阵恶心,要吐。但是我 马上感到屁股热辣辣的,原来有人在用鞭子抽打我。这时,有人吩咐我重复他的 话。「我忠于我的主人,主人有权使用、探索、转让我身上的所有孔道,我没有 向主人隐瞒的权利,我爱你,主人。」我被要求含着阳具喃喃的说完。终于那玩 意撤了出去,眼罩被拿开。

这时,秋让我躺到边上的一张台上去。其实,这张象是医院的检查台,在靠 墙的一边有一个铁环,我想大概是用来系住奴隶的吧,另一头则竖着两根圆柱, 做工倒还精细,雕有细的花纹,依稀看起来是龙的图案。我的脊背躺在冰凉的台 上,秋让我分开两腿,并曲起来,我的双手则被捆住,系在铁环上,因为铁环的 高度,我只能稍稍抬起身子,靠在墙上。秋的一只大手在我的身上游走,从大腿、 腹股沟,到平滑的腹部,再慢慢抚摩我隆起的胸肌,另一只则一直揉搓我的阳具 和睾丸。由于我的姿势,我能清晰的看到他的一举一动,不由得又兴奋起来,阳 具笔直的硬起来。秋又小心的把包皮拉下来,露出已经变成暗红色的龟头,由于 充血,龟头膨胀突出。

我正期待着他释放我,但他却停下了。龙哥这时过来了,仔细端详着我的身 体。他正抽着雪茄,从口中吐出一个个烟圈。我不知他会怎么处置我。但没有碰 我的身体,只是手指掸了下烟,烟灰落在我的龟头上,有些发烫。「以前主人打 过你吗」「打过」「用什么打的」「皮带」「打的哪里」这时秋把我的腿打的很 开,指给他看。「大腿」「看来主人对你要求不怎么严格,都看不出什么痕迹了。 好吧,今天为了庆祝你来这里,先鞭打你一次。拿鞭子来」

男孩递过来两根鞭子。「你喜欢马鞭还是皮鞭?」我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好吧,不需要你回答。阿力,用皮鞭,注意不要伤悼阳具。别太重。」男 孩取出鞭子,在手中挥舞了一下,猛的高高举起,「啪」的一声重重落下,不过 我没有感到痛楚,原来是打在地板上而已。他走过来,让我张开嘴,把我刚才脱 下的内裤塞进去。或许有些精液留在上面,嘴里有一股腥味。他居高临下地站在 我的齐腰处,在我大腿构成的大字中间,我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手里的鞭子在晃动。

腿上烧灼的感觉立刻袭来,我忍不住发出呻吟。阿力见状,更加使劲了,左 右开弓,皮肤逐渐红肿起来。「快一点,再狠一点」秋吩咐说,一边抚摩着我的 乳头。

不知是由于疼痛,还是兴奋,乳头也涨了起来。「再忍耐一会,就好了,还 有五分钟。」终于,刑罚到头了,他们松开了我的束缚。

秋吩咐我去冲一下。身上的伤痕一接触温水就更疼了,我想这或许是主人的 又一种惩罚吧。「梳妆台上有海绵,用来吸水的」站在玻璃那头的秋突然说。这 时,我才知道玻璃是半透明的,我在这边的一举一动全在主人的观察中。我重新 回到房间,依然一丝不挂。这时,阿五拿来一个铁盒,打开后,里面是各种型号 的小链子和橡皮棒,有不同的粗细。秋让我跪下,屁股撅起来,他打开我的两片 屁股,将一根橡皮棒插了进去。橡皮棒上有三条链子,一条在正后方,另两条经 腹股沟绕到前面,固定在围在腹部的一条黑色皮带上。秋帮我把皮带系紧了,以 妨掉出来。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