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骚主播 - 成人三级电影,同屋情爱,日韩经典三级,se情片电影百度影音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海骚主播

【海骚主播

字数:17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  华灯照亮了街头,而在拥挤的车潮、川流的人群中,不论是庸庸碌碌的人生,抑或是战战兢兢的生命,不过都是世界舞台的一小部分,微不足道中却见浩瀚宇宙,亮晃晃的月亮一视同仁地照看着一切、放弃着一切。  而人一生追求的是什么呢?或许你会说每个人都不一样吧,你说的没错,每一个人都在追求不一样的东西,但如果让我们看向最根本的,为什么人会去追求?追求的,不就是那一份欲望吗?就算你吃斋念佛,又为了什么?不也是那掩盖在无欲无求、六根清净下那不为人知的欲望吗?  「你今天不回家吃饭吗?」  「嗯,要讨论一些事情,你自己吃就好了」  「会到很晚吗?」  「不知道,你要是累了就先睡吧,老公」  「好吧,我知道了,你也不要太累喔」  「知道了」  这种听起来像是一般夫妻的家常便饭的话,却是在一个极为不正常的场景下出现的,男方自然是在家里拿着电话说着,但女方却不然了,赤裸裸的胴体坐在单人沙发椅上,双腿打开并且被绑在椅脚上,而双手被把在扶手上。  打开的双脚间有着一个男子正蹲着,男子的右手三根手指插在少妇的肉穴中,不断地进出深掘,配合了嘴的吸吮和舌头的舔拭,沙发上的布料全被不断涌出的爱水染黑。  而少妇那对已经接近Ccup的美胸正被另外一名男子的手不停搓揉着,带着一点栗色的乳头直挺挺地立在雪白的乳房上,有时被男子的手指捏转,有时又被拉提,甚至有时也被吸吮咬啮,乳头上有着些许的口水,乳房上渐渐印上了手印。  还有一个青年站在少妇身后的桌子上,没有穿裤子的站着,青年把少妇的手机拿走后,微微弯了点膝盖,让那一根发肿的肉棒插进少妇的嘴中,少妇有着一对又厚又性感的红唇,吃进肉棒后,更显得妖艳。  「喔喔呜呜呜喔呜呜喔呜呜呜……呼呼呜呼呜呼痾嗯嗯……痾恩哼乎乎乎呜呜呜恩恩哼呜痾……虎数福虎酥福……屋屋屋哼虎大虎大啊喔喔恩恩哈……」  如果你是从旁边看,那现在一女三男的体位还真的是蛮夸张的,不过如过加上少了妇那含糊不清却带着极高的诱惑力的呻吟声,致命的吸引力便不是凡人能轻易抵挡得了的。  「陈海茵!喔呜喔喔!到了东森感觉更骚了啊!这嘴越来越厉害了!」  站在桌子上的男子一边摆动腰一边深呼吸的说,他对陈海茵主动且带有侵略性的口交感到意外且兴奋。  「这奶子也是!以前还真的只有B而已,现在怎么看都已经是C了,看来被按摩的次数还蛮多的,多得让这年纪的陈海茵还能升级一cup」  在中间的男子将陈海的胸部向内集中后向上托起,陈海茵那对美胸瞬间夹出了一条又深又黑的乳沟,男子的嘴凑了上去,将陈海茵的乳头一起吸住。  「呜呜呜痾痾恩哼哼痾哼哼痾痾屋……虎书胡虎书胡啊啊啊喔恩哼……被需被需的虎爽虎爽啊喔恩哼……估除估除了屋屋屋屋屋浴去浴去了呜呜呜呜……」  「你们真的等下操他的时候,不要以为我现在弄的很凶,我的手指几乎没有什么动,陈海茵他这荡穴就自己不断的喷水」  「啊啊啊啊啊又欲去噜噜噜噜噜噜噜……呜呜呜呜喷喷喷喷喷喷出炉喷出炉噜噜痾痾恩……虎爽虎爽啊虎晕虎晕虎爽呜呜恩……」  在陈海茵双腿间的男子右手手指插在陈海茵的荡穴中,没有进去也没有出来,完全静止在那边,然而陈海茵的荡穴却是不断地自动缩张,淫水也不停地流出来。  「喔喔插进来插进了啊被插了啊……喔喔恩哼海茵终於终於又被插了啊喔嗯哼……痾痾恩哼不要停不要停啊……喔恩恩哼给我给我啊……」  只说董事A的肉棒直接插入陈海茵的荡穴,肉棒才刚插进去,还被绑在单人沙发上的陈海茵瞬间就高潮了起来,22吋的纤腰用力地弓了起来,陈海茵被绑在扶手上的双手紧紧抓住扶手的边缘,董事A看见陈海茵的反应后,更加的兴奋了。  「再来再来啊喔嗯哼……我的天我的天痾痾痾痾恩哼……好爽好爽啊……喔喔喔喔又插又插好爽好爽啊……海茵又要高潮了啊……喔喔恩哼……」  董事A奋力一顶,这下子陈海茵整个人都快要蜷曲了起来,董事A双手压住陈海茵的手肘,腰不停地上下摆动,肉棒进出陈海茵的荡穴又急又猛,陈海茵的浪叫声完全停不下来。  董事B让已经高潮到接近崩溃的陈海茵从椅子的束缚中离开,但董事B却没有让陈海茵离开单人沙发椅上,抓住陈海茵的双腿,往上一拉,陈海茵的身体向下滑,一双美腿被拉的又直又高,打开成了一个大V。  肉柱自下方向上桶入陈海茵的荡穴,陈海茵的荡穴被这么一捅入,瞬间让受到的刺激化作无数的痛快因子袭向陈海茵的脑门。  「喔喔喔喔好爽好爽阿痾痾嗯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捅海茵被好哥哥捅的好爽好爽啊……喔恩哼不要停不要停啊……」  「看我怎么捅爆你的荡穴!你这又骚又荡的荡穴在东森肯定被很多人疯狂地操着吧!看你这副荡漾就知道你根本天天都在被操!」  「痾痾痾恩哼哼哼哼海茵海茵天天都被很多男人乱来……喔喔恩哼喔喔哼好爽好爽真得有够爽得啊……海茵太想要太想要了啊喔嗯哼……给我给我更多的啊……」  陈海茵抓着单人沙发椅的椅背,翘起了一对美臀,美臀中间的荡穴以及阴毛都因为刚才的两发精液而变得有点白亮,和着淫水的精液缓缓地滴了下来。  董事C右手按住陈海茵的腰,左手扶着肉棍,对准了陈海茵因为刚被中出而高潮的不停晃动的下半身,接着一个突刺向前,不到一秒的时间,肉棍的棍头已经顶到了陈海茵的荡穴深处。  「要死要死了啊喔嗯哼我的花心……喔喔恩哼被顶到顺间就被顶到了啊……痾痾痾哼好爽好舒服啊阿痾痾哈哈啊……痾痾嗯哼痾嗯哼……又来又来……」  「怎么样?在东森那里已经成为别人的性奴隶了吗?」  「还还还还还还没痾痾痾……海茵海茵还没有被……被谁干到干到疯掉喔喔嗯哼……停不下来停不下来……这样的感就超级无敌好的啊……」  「听说那边不是有个屌王吗?怎么,还没被干过吗?」  「还没还没海茵还没有被他干过……痾痾嗯哼他最近他最近都没时间……只有只有偷摸过我几次而已阿阿嗯哼……啊啊啊啊哼恩」  「他没时间?我都已经听说他已经有讨论过怎么干你的说了!」  「喔喔喔嗯哼真的真的……他还有吴宇舒要顾……吴宇舒吴宇舒经常找他……喔喔恩哼听说听说她们很常很常在公司干……阿阿阿阿恩哼……」  「真的还假的啊!吴宇舒看起来不会是干这种事的女人啊!你骗我吧!看我怎么教训你!」  「真的真的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喔喔恩哼会太爽的啊……海因不敢骗你啊喔喔嗯哼是真的是真的啊啊啊……不少人都在传这件事啊……锕锕恩哼……」  「那看来要去好好调查一下这件事了!陈海茵,赏你一发!」  「啊啊啊喔嗯哼好爽好爽啊喔喔恩哼……又要去又要去了啊……喔恩哼我的天啊我的天啊……痾恩哼给我给我更多的啊……海茵还要还要啊……」  在一间办公大楼中,有名留着一头白发的男子,穿着一套白西装,里头的衬衫是深蓝色,打着蓝绿色的领带,身材非常的魁武,完美的倒三角是让许多男人都望洋兴叹的,肩膀厚实的像是健美选手一样,而手臂上的肌肉更是结实的令人稍感害怕。  他坐在一张黑色、非常气派的办公椅上,嘴上叼着一根雪茄,面对着落地窗。  「真没想到今年会召来这些小伙子,其中还有让老朽感觉资质不错的几个」男子说。  只见一名美女倚坐在男子身边,轻轻地用手只刷了刷男子的络腮鬍:「真难得能让你看上,我倒是很期待这些小伙子」  男子大手一搂,将美女搂近,一股迷人的香气瞬间笼罩了男子一身,男子嗅了嗅:「今天的乳液是谁送你的啊?怎么这么香」  「就爱说嘴!明明就支到是你自己送的,这么贵的乳液,能让我这样天天擦的人,也就只有你了」美女笑着推了男子一把。  男子放声大笑,将雪茄放在一旁,月亮忽然洒了进来,这才发现男子穿的是正装,但倚靠在男子身上的美女却是只穿了一件薄纱睡衣,165公分高,32B2535的姣好身材和散发着甜美的美丽五官,黑长发自然地从左肩流泻而下,甜美中是完全的性感。  「不久之后就会来了,希望他们可以成为我们这一门的未来支柱」男子说。  「你应该还没老到需要指定接班人了吧?」美女说。  男子微微一笑,亲了美女的大腿:「还是一如既往地很会说话嘛」  「不是很会说话,我的身份可是要实话实说的」美女点了男子的鼻头一下,说。  「你还在怕我今晚会离开去别的地方吗?」  男子看向美女,问。  美女笑而不答,只是在男子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男子双手抱住美女的纤腰,头往女子的美胸靠去,女子没有推辞,柔软的美胸让男子凑了上去,男子的头不断地磨蹭着。  美女躺在办公桌上,双腿曲成M字型,男子的舌头舔舐着美女裸露出来的花森林,美女极其敏感,身体不停的跳动着。  「喔喔喔痾痾恩哼哼喔呜……好爽好爽啊……痾痾痾不要停不要停啊……最爱哥哥了……喔恩哼好爽好爽啊……」  「今晚我会把你留下来一整晚的!来吧!为我高潮!为我用力的高潮吧!佩岑」  「啊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啊……痾恩哼又要去了啊……我的天啊我的天痾痾痾……昇天昇天了啊……痾痾痾痾痾」  月光下,人影交错,男子和美女,侯佩岑相拥着,就像是一对才子佳人一般的两情相悦,以天上明月为正一般地你侬我侬。  陈海茵换上三位中天董事替他准备的衣服,董事A问:「今天东森要你做什么吗?」  「好像是要跟我讨论PROMO的内容」陈海茵边穿上有点太紧的丁字裤,回答。  「这么快就要给你做PROMO了喔,看来还是挺重视你的」董事B说。  「怎么说我的价钱都不低吧」陈海茵边说扣上穿上瞬间变成真的C罩杯的小半号胸罩后,抬起头朝三名董事笑了下:「不过如果是哥哥们,海茵免费喔!」  「被干了一整晚,现在竟然还敢说这种贱话!不怕我们不让你去上班」董事C说。  「哥哥们会养海茵,不是吗?」  陈海茵边说边站起来,对着三名董事转了一圈,陈海茵皱了下眉头,将双脚打开,微微蹲下,身体向下弯,右手拉了下丁字裤在阴道那边的细线。  三名董事个字都吞了一口口水,陈海茵的有意挑逗让他们性欲大烧,但经过昨晚的一切,三名董事也很清楚现在的自己没有办法做到。  陈海茵又站直了身子,拿起荷叶裙,穿上后:「听说东森今天要跟我接洽的这个部长已经在东森很久了」  「如果你是说那个人的话,陈海茵你一定要揭尽你所能的展现,你会有很丰厚的回报的」董事B说。  「喔呜!」陈海茵挑起左眉:「哥哥知道什么吗?」  「如果是我们猜得那个人,他是个信奉你有付出就一定会回报的人,所以陈海茵你要是想尽快在东森站稳你的地盘,他会是个不可或缺的角色」董事C说。  陈海茵点点头,穿上上衣,拉了拉下摆:「还是感觉很奇怪,有点太澎的感觉」  董事A笑了笑:「今天要去跟他见面,这是一定要的,陈海茵,你受我们调教,我们也是会给你东西的」  陈海茵笑的有些许淫荡,拿起白色的手提包:「是啊,谢谢三位哥哥们的照顾,这身衣服和这个包,海茵在床上回报啰!」  「快去吧,我看你今晚是不会有空的,就不用等要去哪里的指令了」董事C说。  「千万要做到最后,陈海茵,你会得到你想要的」董事B说。  「然后再来好好孝敬我们」董事A说。  陈海茵在三位董事的脸颊上各亲了下:「等我的好消息,然后再把大肉棒准备好,海茵随时都要为哥哥们高潮!」  来到东森,陈海茵其实比应该到的时间还要早了四十分钟,陈海茵一走进大楼大厅,就看见那名在陈海茵第一次来东森时就猥亵了他的警卫。  然而经历了这么多年在中天的调教,陈海茵自然对警卫的行为不仅没有感到被侵犯,反而感觉到一种熟悉的快感。  而那名警卫也相当灵敏的发觉了陈海茵的感觉,在几次的测试后,就断定了陈海茵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行径就越发的大胆了起来。  两人一对眼,陈海茵就自动地走到警卫的休息室里,不一会儿警卫就来了,一见面,警卫就是一把抓住陈海茵的胸部:「我真是受不了你!这是故意的吗?陈海茵主播」  「喔喔喔痾痾痾痾好爽……这一下好爽啊喔喔恩哼……不要这样子不要这样子……我怕痛我怕痛啊……不要再转了啊……」  不过不是只有警卫灵敏,陈海茵也是相当老练地马上知道警卫的性取向,陈海茵决定好好让警卫稍稍填充一下那不知道为何越来越膨胀的性欲。  「啊啊啊啊喔喔嗯哼好痛好痛啊……警卫大哥警卫大哥啊啊啊嗯哼……插到最里面了啊……喔恩哼受不了受不了了啊……」  「有够肿的!你的阴唇实在有够肿的啊!说!你昨晚去卖身体是不是?」  「阿喔喔痾痾嗯哼……没有没有……海茵才不会去做那种事……啊啊啊啊为什么突然变大力啊痾痾嗯哼……会坏掉会坏掉的啊锕锕恩哼……」  「像你这种骚货!竟然还敢说自己不会去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陈海茵!你着个会说谎的骚货!看我怎么用肉棒教训你!」  「嗯嗯嗯嗯哼哼嗯哼哼不要不要……啊啊啊人家不说谎人家不说谎不说谎就是了……喔喔恩哼警卫大哥警卫大哥小力一点……会会会会会忍不住的啊……」  只说陈海茵双手撑着桌面上,双腿与肩同宽的站着,荷叶裙被掀起来,露出一对白皙的屁股,丁字裤掉在左脚脚踝上,警卫双手抱着陈海茵明显被挤压变大的胸部,发肿的肉棒自后面以一秒八下的速度冲撞着陈海茵的肉穴。  「喔呜喔好疼好疼啊……不要再来不要再来了啊……刚才已经去了一次了啊喔喔嗯哼……不行不行这样子警卫大哥……海茵不行了啊」  陈海茵的大腿不停撞着桌子边缘,铁制的桌子和旁边的三层柜不停发出:「空咙!空咙!空咙!」的声音,而在这声音之下,除了陈海茵的浪叫声,也有着警卫落入陈海茵的「甜蜜陷阱」后渐渐发出的喘息声。  「不行了不行了啊……喔喔喔又要出来又要出来了啊……喔喔恩哼我不行我不行了啊……痾痾恩哼……不要再来了啊……」  陈海茵叫着,陈海茵坐在桌子上,双脚被警卫紧夹在腰间,警卫已经把陈海茵的上衣拉到胸部以上,露出一对被内衣托得又高又集中的美乳。  「实在有够舒服的这个洞!操了这么多次都还是有够舒服的啊!」  警卫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制服也打开了好几颗扣子,一滴一滴的汗水让还在演戏的陈海茵越发的兴奋,演技也越发的爆发。  「呜呜呜呜不行了不行了啊……痾痾恩哼又要被干到去了啊……不要不要海茵不要啊痾痾嗯哼……啊啊啊又要去了啊……」  警卫疯狂地摆动着腰,让肉棒进出越来越快速,然而陈海茵的肉穴岂是那么容易让一般人撒野的,只说陈海茵那看起来非常好进出的肉穴,却是让警卫的肉棒不停地颤抖着,里头的虽不曲折,但皱褶却是格外的多,而且还会有凸起个感觉,警卫的肉棒肿着越大越是容易被陈海茵的肉穴完全的刺激、包覆。  「实在太舒服太舒服了啊!喔喔恩哼哼哼哼好舒服!这个肉穴实在有够爽的啊!天天操你这肉穴我都不会腻啊!」  「阿阿喔嗯哼不要不要再来了啊……痾痾恩哼又要去了又要去了啊……救命救命啊喔恩……会变色情会变色情的啊……锕锕不行了啊……」  陈海茵屁股一抬,肉穴中的肌肉瞬间用力,警卫倒抽了一口气候,叫了声:「阿!要喷了啊!」  肉棒狂跳了几下后,警卫无力地放下陈海茵的双腿,软软地坐在椅子上,喘着大口大口的气息。  在主播的办公室里,陈海茵正和王佳婉聊着天,却听见了吴宇舒和陈莹的谈话声,陈莹说:「宇舒你听说了吗?这次的班表似乎要做更动了」  「真的喔」吴宇舒并没有显得特别感兴趣。  「你不想知道你的时段吗?」陈莹问。  「虽然时段跟收视是挂在一起的,不过我真的觉得还好诶,把自己份内的事做好感觉就好了,其余的我有点懒得去想」  「我说宇舒,你这样子要是被听到然后去说一下,可能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诶」  「以前还是记者的时候,谁会去挑简单的报导做啊?不会吧,谁不是都想抢大新闻,就算再累也要去抢,我们有幸当上主播的,不也更应该秉持这样的理念吗?什么时段对我们来说都是重要的,都是记者群辛苦的结果,都是要对观众们负责的」吴宇舒边记笔记边说。  「你这么说是没错啦,但要是能站上好的位子,不是更好吗?」  「放心吧,大家心中所谓的好位子」  吴宇舒边说边对着眼前的萤幕白了一眼:「不就是那个位子吗?」  陈莹有些慌张,而陈海茵也听到了,陈海茵心里当然知道吴宇舒口中说的位子就是自己现在播报的时段,那是兵家必争之时段,原本也听说是要让吴宇舒上位的,但陈海茵的到来,吴宇舒瞬间就被牺牲了,虽然吴宇舒口中说的很随意,但换作是谁不都会感到不快乐。  然而陈海茵虽知道吴宇舒的心情,但对於吴宇舒的那个白眼却是相当的厌恶,陈海茵心想默默地想:「吴宇舒,你那个白眼我一定会把你记住的!」  王佳婉似乎也听到了吴宇舒的话,拍了拍陈海茵的手:「算了啦,海茵,吴宇舒毕竟也是一路以来都是东森的宝,虽然不能否认他也是很认真,但相对其他人来说,他是受上面关照蛮多的,不过这次却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样都会有些怨言」  「我知道,我没关系的」陈海茵故意露出笑容的说。  「不过是说宇舒你不想去争取一下看看吗?」陈莹问。  吴宇舒转头看向陈莹,陈莹有些害羞地低下头,吴宇舒问:「你说什么?」  「就是你应该也有听说过,部长他有付出就有收穫的名言吧」陈莹说。  「有啊,怎么了?」  「我是在想,宇舒你要不要去试试,也许真的会被你试到也说不定」陈莹低声地说,让一直在注意偷听的陈海茵听不清楚。  「你是说要我去」吴宇舒也是低声地说。  陈莹点点头,吴宇舒放下笔,摇摇头:「陈莹,你疯了吗?这种事情行不通的!」  「为什么?」  「毕竟真的决定时段的也不是他,所以也可能是白忙一场,再加上」吴宇舒说到一半,突然打住了口中的话。  「再加上什么啊?」陈莹问。  「你知道我,我现在有点不方便做那些事」吴宇舒有点脸红地说。  陈莹忽然会意过来,小声地叫了声:「我都忘了!抱歉!」  「没事的,不过还是谢谢你,莹」  中午的时候,陈海茵独自一人进到厕所,上着上着听见了外头有人的声音。  「欸,你有没有听说啊」  「听说什么啊?」  「听说那个陈海茵在中天被当做便所在用的」  「真的假的啊!」  「应该是真的,我男朋友是在中天当记者,他跟我说他曾经目睹过好几次陈海茵跟别的男人在做爱的景象,而且还有几次不是只跟一个男的」  「哇靠!这么淫荡喔!」  「而且啊,还听说陈海茵虽然结了婚,但一直都跟别的男人们有关系,甚至回家的次数比在外面的时候还要少很多」  「这是正常的吧,听说她老公大她好几岁,陈海茵怎么样都感觉是那种死爱钱的贱人」  「不过这次名义上是跳槽来的,不过其实听说是被交换来」  「你是说跟卢秀芳交换来吗?」  「是啊,据说是因为董事会的那些老男人还是对卢秀芳比较有感觉,所以才把陈海茵交换掉的」  「欸,我真为吴宇舒感到悲哀,打滚了这么久,都不知道为了那个位子付出了多少,结果横空就来了一个母猪霸占了那个位子,而且还推不动」  「是啊,全东森的人都知道吴宇舒是被重点培育的,虽然是有点冷,但总体来说人算是不错的,而且工作也是超级认真的说,更别提为了工作的付出了,听说只要一个晚上就会上瘾」  「这么厉害喔!」  「我也是听说的,不然你说吴宇舒怎么会每次都有比别人早半天的第一手消息,第一个美女主播可不是在叫假的,不过还好现在跟屌王在一起,还真有点好奇到底谁比较厉害」  「只能说命运开了吴宇舒玩笑啊,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如今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我看我们找个时间来帮吴宇舒做点事情,灭一灭那只母猪的威风,顺便也可以跟吴宇舒讨点人情,之后一定会有帮助的」  「好啊,反正现在管衣服的那边我还能说上几句话,虽然有个新人,不过我确定JEFF他会听我的,毕竟他跟吴宇舒的关系好像也还不错的说」  「那我就先去跟摄影组说一下好了,只要一颗灯泡或是一个镜头跑掉,杀伤力也是很强大的,收视要是不好,乡民说个几句,陈海茵在怎么卖弄也不过就是那样子而已了」  而在同时,东森新闻中的一间在非常偏远、且鲜少人会经过的办公室中,只见一名相貌平凡无奇的男子和一名气质如池塘中的荷花般清新动人的佳人,然而原本的可远观不可亵玩焉如今却是被一根比一般人还要大、还要长且上头还装了四排又圆又大的入珠的珠王屌,四排的入珠靠近根部的两排是能活动的活珠,另外两排则是静止不动的死珠。  只说留着及肩的中长发的佳人正张着嘴一进一出地吞吐着男子的珠王屌,佳人的嘴如今变成了一个大O字型,赭红色的唇在装有入珠的珠王屌上起起浮浮的,佳人眉头稍稍锁着,她的表情有点难受,佳人抬起她那双勾人的眼睛,看着男子,男子露出奸淫的笑容:「好好吃啊,等一下还要播新闻,要是被太乾的肉屌子插爆或流血受伤了,我心爱的宇舒,可能又要请假啰!只是你知道的,陈海茵可是等着你退出竞争啊!」  佳人,吴宇舒,虽是吃着屌王的珠王屌,却还是瞪了屌王一记厉眼,屌王也不以为意,双手轻轻按住吴宇舒的后脑勺,吴宇舒正好含在最深处,被这么一控制,上下左右各有一颗入珠的龟头完全顶在吴宇舒的喉头上,吴宇舒虽有游泳的习惯,却在这么刺激的环境下,很快地就感觉到呼吸困难,吴宇舒一边趴着屌王的大腿一边发出呻吟:「痾痾嗯哼哼痾嗯……痾痾嗯哼痾哼……呜呜呜呜呜喔嗯……痾痾痾呼呼呼呼……哼哼哼哼哼哼哈……」  「再瞪我试试看啊!我亲爱的宇舒,别忘记当初是你求我干你喔!听话一点!」  吴宇舒躺在桌子上,然而是一种非常变态的姿势,吴宇舒那双引人遐想的玉腿被屌王抓的老高,然后打开,吴宇舒整个可以说是脖子以下都是悬空的,呈现一个大写Y字型,屌王那根珠王屌缓缓地插入吴宇舒的花穴中。  「喔喔喔喔喔嗯哼我的天阿我的天啊……痾痾痾痾痾一插进来我就高潮了啊喔……痾痾恩哼天啊小穴瞬间被撑开了啊喔嗯哼……好爽好爽被顶到G点了啊……喔恩哼……」  「想不到你的这肉穴还真的有够紧的!昨天明明就把你干到昏过去了,现在竟然还像是处女一样的紧!」  「痾痾嗯哼我的小穴我的小穴啊……喔喔动起来动起来了啊喔喔恩哼……进进出出的锕锕锕锕入珠入珠好爽……用的宇舒好爽好爽啊……喔喔恩哼……」  「听说跟你干过的男人都会上瘾,这点我完全不否认!你这样的脸和形象竟然能说出这么淫秽的话,哪个男人都会想干爆你!」  「啊啊啊啊喔恩恩哼……插到最深处了最深处了啊……喔恩哼要高潮要高潮了啊……宇舒要被屌王干到高潮了啊……痾痾恩哼受不了受不了了啊……高潮了啊……」  只说屌王的抽插不快,但却是每一下都像是重如千钧的一发一样,又大力又狠决地暴力插入吴宇舒的花穴中,龟头瞬间顶着吴宇舒的花心,吴宇舒全身痉挛的无法自拔,屌王将珠王屌拉出的瞬间,吴宇舒的花蜜也瞬间喷了出来,几乎都要喷超过膝盖了。  吴宇舒被屌王拉下办公桌,身子向前压,吴宇舒又变成了倒V字型,而由於如柳一般的腰背屌王抱着,比较矮的吴宇舒只好垫起脚尖,这让吴宇舒的玉腿更加的诱人。  屌王一改先前的攻势,变成既快且直接的攻击模式,抽插的攻势宛如发出「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的机关枪一样,吴宇舒的浪叫完全失了魂。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喔喔喔恩哼哼哼哼喝痾恩恩恩恩哼哼哼哼……不行了不行了啊喔喔恩要被干爆干爆了喔嗯哼我的天阿我的天啊喔喔嗯哼……」  全身晃动的吴宇舒,倒垂落在地的黑发随着连发快屌的攻势而飞扬,吴宇舒要不是被屌王抓住腰部,那张美如天仙的脸可能早已经撞在地面上了。  「好爽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有够厉害的好舒服舒服好舒服啊痾痾嗯哼我的小穴要被干翻了啊喔喔哼要去了要去了啊……喔喔恩哼哼哼好哥哥……宇舒最爱这样子了啊喔嗯哼……」  屌王忽然一个深顶,吴宇舒的脸瞬间抬了起来,紧咬的下嘴唇以及那紊乱黏在脸上的发丝,此时此刻的吴宇舒性感诱惑到了一个极致。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么停下来了停下来了痾痾痾痾嗯哼……还要舒舒还要舒舒还要更多更多的……给我给我我的好哥哥……给宇舒更多更强的啊……宇舒最喜欢被干翻了痾痾……」  「哈!看在你这么淫荡的乞求我,吴宇舒问你一件事,你答不答应啊?」  「喔呜喔喔只要你可以继续干我……痾恩哼宇舒都答应」  「很好,首先不要忘记要叫我屌王,接下来今晚就让我三个大学同学一起上你」  「痾痾痾痾痾屌王不干宇舒吗?」  「当然一起干啊!」  「喔好好宇舒答应屌王……快啊快啊我答应了啊……喔喔喔喔喔喔又动了又动了啊喔喔喔恩哼又开始干我了啊痾痾好爽爽啊……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啊……宇舒要决定高潮啊……」  只说屌王在完全不减速度的强况下,加大了珠王屌拔出进去的幅度,这样让吴宇舒更加的神昏颠倒,又再加上右手不停地拍打吴宇舒充满弹性且光滑无瑕的美臀,红色的手印产生的热度和痛觉让吴宇舒忘情的浪叫。  「要去要去要去去去去去去去了啊……喔喔恩哼宇舒宇舒宇舒宇舒又被屌王干到干到高高潮绝顶高潮了啊……喔喔喔嗯哼受不了了啊……宇舒最爱屌王给的高潮了啊……」  而在场景再次回到厕所,陈海茵在外面的人离开后走了出来,来到洗手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让东森的人这么讨厌,不是只有吴宇舒对他有怨言,就连不相干的人也对这件事看不过去。  陈海茵在镜子中似乎看见了当时在中天那么受欢迎的自己,对比现在的自己,陈海茵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心想:「难道我真的不应该这么做吗?我真的应该把我的位子让出来给吴宇舒吗?这样才能在这里过下去吗?」  在东森没有任何的靠山,就连警卫也可以肆意地玩弄陈海茵,陈海茵也不是没有感觉出来,在东森有很多的男人看他都是带着一种淫秽的眼光看着陈海茵,就像是在说:「看我等一下扒光你的衣服!」或是「这个贱货!竟然还敢这么嚣张!」之类。  然而就在此时,陈海茵忽然想起了中天三位董事们说的话,陈海茵心想:「也许今天下午真的会是我在东森目前唯一能抓住的浮木了,如果能抓得住这块浮木,我应该就还有一线生机,真没想到我堂堂一个前辈竟然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吴宇舒,我佩服你,我终於知道为什么连卢秀芳都要敬你三分的原因了,吴宇舒,我绝对不会轻易的就这么算了,我一定会要回我的荣耀、我的光环,吴宇舒我要你永远都是那个第二!」  想完,陈海茵在镜中看见了昔日那充满自信的自己,忽然旁边有个声音传来:「眼神不错嘛!」  陈海茵转过头,只见一名168公分高,32B2433的三围,留着一头跟吴宇舒差不多长度的头发,一张甜姐儿的脸却有着些许个高傲的女子双手抱胸倚着厕所门板,右脚交叉地站着。  「你是韩佩颖」陈海茵说。  韩佩颖点点头,也来到洗手台,打开水龙头:「刚才他们说的话,我也是一字不差地都听见了,你刚才应该也是受了不小的影响吧」  「嗯」陈海茵点点头。  「不过看起来你已经有想到对策了,而你想到的对策,应该就是你下午要去一起谈你的新PROMO的部长吧」韩佩颖用右手拨顺发尾。  陈海茵有点吃惊地看着韩佩颖,韩佩颖又继续说:「不用意外,因为那是最快的途径,只要肯付出就会有收穫,不过我建议你不要想的那么简单,吴宇舒虽然不像其他人一样会形成很明显的圈子,但他的势力绝对不能小看,所以我建议你,不要只在部长那边下手,如果你真想在你的位子上坐得安稳」  韩佩颖拿起化妆包中的睫毛刷,将眼睫毛刷了下:「最好还是找个更高级的人,我想以你,做这件事应该相当容易吧,唯有上面有人力挺你,你才能免於被吴宇舒那股无形的势力吃掉的危机」  「谢谢你的建议,不过为什么你要跟我说这些」陈海茵问。  「因为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韩佩颖拿出口红,补了捕。  「你也要抢吗?」陈海茵挑眉问道。  「我没有要抢,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但我们的原因是不同的」  「那你是什么?」陈海茵问。  韩佩颖关上水龙头,转过身,说:「他抢了我的男人!」  陈海茵先是愣了下,接着浮起一抹微笑,陈海茵知道被抢男人这件事对女生而言是件多么严重的事情,往往很多事都是因为这种原因。  陈海茵举起右手,伸出手掌:「交个朋友,如何?」  「当然!」韩佩颖握住陈海茵的手,笑着说。  陈海茵按照时间来到部长的办公室,一名令人感到作呕的男子坐在黑色的办公椅上,只说下午的艳阳从窗户照了进来,竟然在那片秃得精光的地中海头皮上产生了反射,陈海茵差点忍不住要用手去遮,稀疏的头发还坚持用发油抹平抹顺。  陈海茵走到办公桌前,仔细一看,部长的眼睛不大不小,但眼神中却透露着一种贪婪,而那特别吸睛的大油鼻,上头的黑头粉刺让陈海茵感觉这个部长是不是从没有洗过脸,鼻毛还有些许的跑出来,双唇很厚,但一点都不红且非常的乾,乾的可比冬天消退的黄河露出的河床一般,虽然有刮鬍子,但不知道是怎么刮,参差不齐、有长有短的鬍子看的真叫陈海茵后悔自己下的决心。  「终於等到你了,陈海茵」部长对着陈海茵笑道,笑容却不怎么令人喜欢。  「部长好」陈海茵微微鞠躬,说。  「不用这样子不用这样子」部长挥挥手,又说:「先坐下来吧」  「谢谢部长」  陈海茵坐下来后,部长双手放到办公桌上,过大的衬衫袖口还沾有中午午餐的酱料痕迹,部长笑着说:「陈主播,没有提『鲍鲍』来吗?」  陈海茵心想:「这个口音,也太重了吧?为什么会讲『鲍鲍』」,陈海茵笑了笑,没有回答。  「在东森还习惯吗?」部长问。  「还行,一切都还在适应中」  「喔呜,我可以知道是哪里还没适应吗?身为部长,理应了解下属的困难,也要替下属解决事情,尤其是陈主播你,我们东森重金礼聘来的资深专业主播,我更要好好的照顾你」  「谢谢部长的关心,都只是些小事情」  「就算是小事情,也是相当的重要,我相信对於陈主播来说一定相当清楚我们新闻部是需要各方面的配合,比如说服装啊、灯光啊、摄影镜头啊……等等,陈主播这几天试播下来,有哪里还不适应的,尽管跟我说,不要客气,一切都以配合你为主」  陈海茵心想:「也许我该先杜绝一下被整的可能性,但要是这个部长没有处理好,也许会更糟,先不要说好了,这次的目的是要能让这个部长挺我,要是成功了,其他的以后多的是机会和时间」  心思底定后,陈海茵身体向前稍稍鞠躬,回答:「真的非常感谢部长,不过海茵觉得再几次就能适应了,就不用劳烦部长您费心了」  「这样啊」  部长揉了揉鼻子,这个动作让坐在对面的陈海茵相当的害怕,画面实在太难看了,部长又说:「没关系,看今天还是明天,我会去摄影棚实际看一下,到时候我就会知道哪里需要为陈主播你做调整了」  「谢谢你部长」陈海茵温婉地说。  部长又问:「从家里来上班,还方便吗?」  「部长的问题,海茵不是很懂」陈海茵问。  「要是不方便,或是要比较久的时间,我可以替你向上级申请特别补助,这样子就会有专车接送你了」  部长边说边压低头部,耸起肩膀,因为肥胖本来就不是很明显的脖子瞬间消失,不止双下巴,可能有三下巴的肥肉让陈海茵吃惊,部长低声地续说:「这专车虽然会有纪录,但这一点我可以去帮陈主播你疏通一下」  「一下子条件就开这么大喔,看来要的东西也不是太简单」陈海茵边想边说:「如果海茵真的有需要,一定会跟部长您说的」  「那到时候千万别客气啊!」部长笑着说。  「海因绝对不会客气的」  部长也没有继续把这话题说下去,反而是从柜子中拿出两个资料夹,在陈海茵的面前摊开:「我想我们都知道这次面谈的目的是什么,关於新的PROMO的主题,我让人替我调查了下,陈主播,我这边替你选了两个方案,看你想要选那一个,红酒还是瑜珈,当然如果陈主播你有更好的想法,我相当乐意听听你的想法」  「这个嘛,海因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想法,我想先知道部长替海茵准备的主题和内容」  说完,陈海茵将两本资料夹拿了过来,详详细细地各读了两遍后,抬起头看向部长,部长此时向后靠在椅背上,那大如即将临盆的孕妇的肚子,似乎要把本来就已经很大件的白衬衫的扣子给撑开。  「我想做一个大众都可以接受的主播,虽然是喝红酒,但喝酒这件事毕竟还是有年龄的限制,而且还会要打上字幕,这样画面也不是那么的好看,瑜珈虽然让人感觉比较像是女生会做的,但其实也是相当多的男生在做瑜珈,而且传达的不仅是瑜珈,也包含了能静能动的新闻业象徵,以及传达在忙碌之余也是要保持运动的习观的教化功能」陈海茵说。  「看起来陈主播已经把两个主题分析相当的透彻,真不愧是专业级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这样的结论,看来这次真的是对了!」部长笑着说。  「不敢不敢,海茵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已,没有部长说得这么好」陈海茵脸红地摇手,说。  「那就决定是瑜伽做为主题啦,我会吩咐下去,让下面的人把这件事做得完美,只要当所有人都愿意努力,就一定会有美好的结果」  部长边说边站起身,走到陈海茵背后,双手放在陈海茵的肩上:「我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有付出就有收穫』」  说完,部长的手滑了下去,手掌直接捏住了陈海茵的胸部。  陈海茵呻吟了一声:「恩……」  部长的手不安分的又搓又揉,时而左右旋转,时而上下拍动,陈海茵没有任何一丝的反抗,反而是透过身体的扭动以及袅袅呻吟声,让部长更加地肆意玩弄。  陈海茵首先感觉到部长的大鼻子,之后才感觉到部长的嘴唇,部长亲吻着陈海茵的头发,陈海茵顺势地将头倒向另外一边、把黑长发播到另外一边,让雪白的美颈完全露出来,部长也不愧是老江湖的,从陈海茵的反应和动作就知道陈海茵不断没有推辞反而是非常愿意接受这样的交易。  「真的跟传闻中,不!可能比传闻还要来的淫荡啊,这个陈海茵!」部长心想。  部长紧紧的吸吮住陈海茵左后侧的脖子,很明显的就是要给陈海茵种下职场交易的草莓,而部长的手也同时大力的捏着陈海茵的胸部,陈海茵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张开嘴:「喔喔喔喔喔喔喔……好舒服好舒服啊……海茵海茵好喜欢这种感觉喔……痾痾恩鞥哼呵恩哼喔海茵海茵……好爱好爱这样舒服的感觉……」  部长猴急地将陈海茵合身到有点紧身的上衣脱去,部长用舌头舔了下他自己那个乾到快要裂开的下嘴唇一下后:「要来找我面谈,竟然敢穿这样,还故意让胸部激升,看来陈海茵你真的被那群小伙子教得不错啊」  「部长在说什么啊,海茵听不太懂」  陈海茵故意说道,他知道这句话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而这个后果也真的来了,部长笑了下:「没关系,我就让你听懂!」  说完,部长吐出舌头,在陈海茵的胸部没有离开胸罩下的情况下,开始舔舐陈海茵那因为小了半号的胸罩而变得又圆又挺的乳房,有时还会故意让舌头停在乳沟上,快速地舔逗着,陈海茵的呻吟声又再次让办公室的气氛变的更加淫荡了:「恩恩恩恩哼哼哼……好爽好爽的感觉喔……喔喔恩哼部长的舌头和嘴巴都好厉害好特别喔……喔喔哼哼好哼哼恩哼痾痾痾呜呜呜……触感好不一样好特别喔……特别有感觉啊……」  陈海茵被部长强迫站了起来,陈海茵屁股靠着大办公桌,双腿与肩同宽地打开着,部长手忙脚乱地好不容易才把陈海茵的荷叶裙脱下来,露出了穿着性感丁字裤的下半身,部长两眼发直:「看来真的是有备而来的,完全就是我的取向!陈海茵,做得很好!」  说完,部长蹲了下来,将整张脸凑到陈海茵的双腿间,用那个又大又噁心的鼻子用力吸了吸,陈海茵虽是身经百战,但对於部长这样贪婪闻嗅自己私密处的味道,还是感到了些许的害羞,陈海茵双手撑着桌子,屁故微微用力,让私密处更加靠近部长。  部长一发现陈海茵这细微的动作,便更加确信陈海茵对於这种交易行为非常的熟悉,部长所幸也就不再客气,将整张脸都贴了上去,视丁字裤为无物的又吸又亲又舔,陈海茵的左手不由自主地举到嘴边,轻轻咬着指甲:「喔喔嗯哼痾痾嗯嗯喝痾呵哼……好奇怪的感觉……海茵海茵怎么越来越热了啊……喔恩哼恩恩哼哼痾痾痾痾……部长好厉害喔喔嗯哼……海茵海茵海茵感觉好舒服好爽喔喔恩哈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陈海茵!你下面的味道好好闻喔!完全就是一个淫荡的母狗的味道!」  「痾痾痾嗯哼哈哈哈阿痾痾痾……部长部长痾好厉害……太强了太强了啊……海茵海茵好像要不行了啊……要不行了啊……喔喔恩哼……」  部长站起来,嘴吻住陈海茵的嘴,左手伸进陈海茵的右胸罩里头,不停抚弄陈海茵的栗色乳蒂,有时候还会捏住,陈海茵总是从嘴角露出令人心神荡漾的呻吟声:「呜呜呜呜呜恩恩哼哼喝痾痾……痾痾恩哼……呜呜呜呜呜……」  而部长的另外一只手则是猛烈地挖掘着陈海茵的淫穴,陈海茵的淫穴又缩又张,搅动的肌肉,让陈海茵的性欲越来越强烈,而在这越来越强烈的性欲的催使下,陈海茵的淫水开始像是洪水一样的喷了出来。  被脱光的陈海茵有一半的屁股坐在桌面上,部长的那一根肥大的肉棒不断因为兴奋而小幅度的跳动着,部长抓住陈海茵的双脚,而陈海茵则是主动地用右手握住部长的肉棒,让部长的肉棒对准了陈海茵她自己的淫穴。  「看来陈海茵,你是带了一个很高级的『鲍鲍』来啊!」部长笑着说。  陈海茵这才了解部长的意思,娇媚的轻轻一笑,部长也跟着把肉棒顺利插进陈海茵的吟穴中。  「阿阿阿阿阿阿喔嗯哼好大好大啊……部长的肉棒好大啊喔……喔喔恩哼海茵海茵瞬间就被撑大了啊喔喔嗯哼……」  「真的是有够高级的啊!好舒服的感觉!」  「痾痾痾痾嗯哼……开始动起来了啊……喔喔恩哼我的淫穴开始被部长的大肉棒干了啊啊啊啊喔嗯哼……天天啊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啊……」  「呜呜呜呜呜这是什么啊!是皱折喔喔喔!太舒服了啊!」  「部长部长又加大力道了啊……喔喔恩哼哼好爽好爽大肉棒干的海茵……海茵爽死了啊喔恩哼好爽……好喜欢这种感觉啊……再来再来啊不要停啊……」  「看我怎么操你啊!陈海茵!有付出就有收穫啊!」  「喔喔喔嗯哼好厉害好厉害啊……海茵海茵要去了啊……要去了啊海茵要被部长的大肉棒干到高潮干到高潮了啊喔喔嗯哼……」  只说陈海茵在桌子上高潮后,脚自然而然地垂了下来,而部长也把肥肿的肉棒拔出陈海茵淫穴,部长让陈海茵站好后,转过身去,陈海茵双手抓住桌子边缘,身体向前弯,弯成了一个直角,部长笑着说:「真的是有调教有差,这么快就知道要摆出甚么姿势了」  说着,部长就按住了陈海茵22吋了纤腰,接着把肉棒再次塞进陈海茵的淫穴里,震幅又大强度也不弱的冲撞着陈海茵35吋的丰臀,身体之间碰撞的「啪!啪!啪!啪!」淫靡声不只让部长有感,更让已经开启发骚模式的陈海茵更加尽力地卖骚。  「呜呜呜呜呜呜呜这么爽这么爽的肉棒……喔喔恩哼海茵海茵要疯了要疯了啊……喔喔恩哼我的天啊我的天啊……海茵要被部长干到疯掉了啊……」  只说部长一下一下的冲撞着陈海茵的同时,也会重拍陈海茵的美臀,而每重拍一下,部长就能干觉到陈海茵全身颤抖一下,而在淫穴中的肌肉更会激烈的用力一缩,那种突然之间被紧夹的快感,让部长上瘾。  「阿阿阿阿喔喔喔嗯哼好爽又来又来了……海茵真的好喜欢被打被打的感觉啊……喔喔恩哼再来再来啊……给海茵给海茵更多的啊……」  部长一个深呼吸,右手一用力,将陈海茵的右腿抬了起来,陈海茵的右脚掌放在桌面上,而这个体位,更是让陈海茵的淫穴被部长的肉棒深入。  可以清楚的看见部长的肉棒奋力地抽插着陈海茵的淫穴,让陈海茵的阴道鲜红色内壁被拉进推回,从视觉的角度还看,感官刺激相当的大,然而如果仔细看一点,就会看到陈海茵那饱经调教的淫穴竟然没有被部长肥肿的肉棒给填满,还有一个小指头的黑色空间,但如果看见陈海茵现在的反应,你根本就不会意识到这件事。  「好爽好爽啊喔喔嗯哼我的淫穴被干得好爽干得好爽啊……痾痾嗯哼我不行了又要去了啊……已经去了好多次了啊……痾痾恩哼不行了……」  陈海茵黑发纷飞,厚唇大开,口水从嘴角流出,浪声浪语从那平常听起来专业无比的声音中叫出格外的诱人,也许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要一亲主播芳泽的原因吧。  再看陈海茵一队应该已经因为高潮而涨的有Ccup的奶子,因为部长的操干而前后甩晃得有够激烈,甚至都有可能露出奶水来。  「我的天阿我的天啊喔嗯哼我的天啊……要爽死了啊要爽死拉……真的要被干死了啊喔恩哼……我的淫穴真的被操翻了啊……」  「再叫再叫啊!用你播报的声音,叫出来吧!陈海茵!」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停不要停啊……海茵要被大肉棒操死了啊……喔喔喔恩喔恩哼……实在有够爽的啊……」  「说,是谁么大肉棒把你操得这么爽的啊?」  「喔喔呜呜呜呜呜是部长……是非常厉害的部长的大肉棒把海茵的淫穴干得有够爽……爽爽爽爽爽爽的啊喔恩哼……痾恩哼我的天啊又要去了啊……」  「说,我是不是比你老公还要厉害啊?」  「当然当然当然了啊……喔恩哼他是什么东西啊……喔嗯哼我只是看中他的钱而已啊……喔喔恩哼部长的大肉棒强太多了啊……」  「说,你今天只为谁高潮啊?」  「阿恩恩嗯哼嗯哼嗯哼恩哼……海茵海茵今天只为只为部长哥哥部长哥哥……发浪发骚的高潮啊……喔喔恩哼干干干我干我啊……」  只说陈海茵被强压在黑色的沙发上,部长右手抓住陈海茵的头发,像是在拽韁绳一样,而左走则是在拍马屁一样的不间断地拍打陈海茵的翘臀,陈海茵高潮的无法克制自己的淫叫和喷水,黑色的沙发流下许多淫水到地毯上,而部长则是一直操一直操着陈海茵,直到持久药的药效消退后,部长整个人趴压在陈海茵的身上,拼尽全力地摆动腰,肉棒以一秒五下的速度肏着陈海茵的淫穴。  「要去要去了!要喷了!」  「喔喔喔喔恩恩哼哼哼射进来射进了啊喔喔喔恩……好烫好烫的精液还再射还再喷啊……喔喔恩哼好刺激好刺激啊……舒服啊……」  三天过后,陈海茵完美的拍摄完了新的PROMO,不论是运镜、配乐、剪辑、服装和配乐,都是东森一流的团队制作,虽然一流的团队中对於这件事有着些许的不解,但由於是部长亲自下令的,也没有听见任何的怨言。  「宇舒,你看了吗?」陈莹问。  「什么?」吴宇舒反问。  「陈海茵的新PROMO」  「嗯」吴宇舒点点头。  「拍得还算不错,是吧?」陈莹小心地问,而吴宇舒这次没有回答,但在吴宇舒的心中,他知道这场仗变得更硬了。  而在另外一头,一群男记者又聚在一起了,这次屌王也在其中。  「诶诶诶,你们看了没,陈海茵的新PROMO」  「看了啊,哥,你有什么想法吗?」  屌王笑了笑:「观音坐莲好像还不错」  「喔呜,哥,真的假的,那吴宇舒可不可以借一下」  屌王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提『钱』预约吧」  「不累吗?陈主播」部长笑着问。  本来闭着眼睛的陈海茵睁了开来,此时的他正劈着长腿,双手向上举,手掌合拢,玲珑有致的身材在桃红色的上衣以及黑色的运动裤下一览无遗。  「不做的话,会更累」陈海茵收式,回答。  「那不介意的话,要做点刺激一点的吗?」  说着,部长蹲下身,亲吻着陈海茵,陈海茵没有一丝的推让,手反而摸向了部长的裤裆。  「噢喔喔喔喔喔喔嗯哼啊啊……好爽好爽啊喔嗯哼……不要停不要停啊痾痾恩……海茵要去了要去了啊……痾恩哼……」  夜色又再次笼罩了大地,在前几日侯佩岑和那名自称老朽的男子欢爱的办公大楼中的其中一楼的走廊中,有三名年轻男子并肩走着。  「想不到我们三个又聚在一起了」  「是啊,刚开始还担心着,现在完全不用」  「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是他召募了我们,听说在他旗下的都是很强的」  「我好兴奋啊!能见识到这么多!真想赶快被外派啊!」  「喂,你该不会还是想在里面吧?」  「嗯」  「不错啊,我们两个在外面,一个在里面,这样以后我们就是黄金铁三角了」  「是说,根据我调查来的资料,我们进来了就出不去了」  「这样不是很好吗?当我被邀请进来的,我就已经没有想过要再出去的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还真的相信那个愚蠢的信念吗?」  「我还是相信着」  「傻啊,要是真的有,也绝对不会落在像我们这种平凡人身上!」  房间里头,同样一面落地窗、同样一张大办公桌、同样一张黑色办公椅、同样的一个男子,不同的是这次有三名美女。  「文仪、佩岑、千蕙,三名小伙子就麻烦你们了,老朽对他们三个有所寄望」男子说。  「好的,一定不负您所託」站在中间的侯佩岑笑着说。  男子笑了笑:「要是不嫌弃老朽,之后老朽会好好补偿你们的」男子抽起一根雪茄,说。  门,打开了,少年们和美女们对上了眼……[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