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之纳兰嫣然】(21 - 成人三级电影,同屋情爱,日韩经典三级,se情片电影百度影音
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斗破之纳兰嫣然】(21

【斗破之纳兰嫣然】(21

字数:133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一章熏儿公主  「感谢主人赏赐!」七长老依然跪在冰冷的青石板上,搂抱着纳兰嫣然的纯白皮靴玉足和优雅娇嫩小腿,呼吸着她的魅惑体香。  黝黑的房门外走进一位乖巧娇小的侍女,「主人,今天的童奴们到了。」  「嗯——,领他们到浴室去。」  温暖湿润的浴室里,朦胧的水雾弥漫。  出浴的纳兰嫣然裹着一律单薄的纱巾曼妙优雅地走近精致温润的玉床,妖娆娇躯上的一颗颗珍珠般的水滴和白嫩光滑的肌肤交相映衬。  十来位侍立着稚嫩的少年,呆滞的目光在看到纳兰嫣然的青春而妩媚的美艳娇躯时,顿时变得火热冒光。  「还等什么呢,来呀——」纳兰嫣然娇笑着躺在玉床上,看着他们,嘴角弯出一道灿烂的微笑。  少年们蜂拥而上,用身下直挺挺的硕大的小弟弟,戳动擦拭在纳兰嫣然的全身上下白暂滑腻肌肤上,玉足、美腿、腰肢、胸脯、花蕊上都留下一道道斑驳妖冶的痕迹。  片刻之后,纳兰嫣然的青春玲珑娇躯更加妖艳妩媚,温润的玉床上只留下一层粉尘,十来个少年们的身体和灵魂都被纳兰嫣然吸收殆尽。  「这样实力提升得真快呀,虽然有些残忍,不过这些孩子们本就是为魂天帝准备的祭品。」纳兰嫣然娇弱地喃喃低语着。              ······  古族。  又是一次正式的家族会议,熏儿陪坐在雄壮庄重的古元身旁,古族大长老苍老疲倦地说着,「熏儿也到婚嫁之龄了,老朽倚老卖老一句,老朽的孙子古青阳就很适合。」  古元闻言瞥了熏儿一眼,眼神中不是怜爱,而是忌惮。  熏儿一身雪白褶皱公主裙,完美温柔的脸蛋,卷曲金色的发髻,一双雕纹蕾丝黑丝袜包裹着修长美艳的长腿,脚下是漆黑色的高跟鞋,尖锐的鞋尖和鞋跟还闪着光。  浑身上下散发着高高在上的公主的高贵,又有伶家少女般的温柔可亲。  「古青阳是我古族第一青年才俊,现在已经是斗尊五品的吧?」古元随意地对大长老说。  「是啊,青阳前几日刚突破到五品,族长有心关注了。」大长老自豪地笑着,然后看向古元身旁的熏儿,熏儿的高贵而慵懒的美艳,精致诱惑的美瞳,让他这个快入土的老头子都心头一阵火热,双腿间有些耸动的感觉。  「咯咯——」熏儿看着诸多长老们优雅地娇笑着,灿烂耀眼的金色斗气能量外放。  强大的光芒让长老们都眯着眼挣扎着,「这是,金帝焚天炎?传闻少主有金帝焚天炎伴生,竟然是真的。」「这,斗圣一品?」「熏儿公主竟然已经到斗圣了!」众人唏嘘着。  「啪。」满头白发的大长老跪在了熏儿脚下,「请公主恕罪,老朽愿意奉您为下一任族长,古青阳那孩子,只配给您做牛做马。」他看着近在眼前的熏儿的撩拨着的娇小优雅的黑丝袜玉足,和漆黑的纯黑色高跟鞋,非常渴望上去搂抱着舐舔一番,咽了咽口水。  「无妨。」熏儿平淡地说着,雪白褶皱裙摆下的黑丝袜美腿抬起,漆黑高跟鞋在大长老脸上拍打了一下,然后起身把大长老扶起,「大长老也是为了我古族血脉延续着想,古青阳哥哥嘛,熏儿还有点印象,先相处一段时间吧。」              ······  古元的后宫,数千年来,他迎娶了众多美艳动人的女人,也有众多资历不同的子女,只是现在,都被禁锢在独成一片空间的后院里,沦为熏儿不断进阶的能量来源。  熏儿依然一身雪白公主裙、黑丝袜、漆黑色高跟鞋,美丽可亲而优雅高贵,坐在坐骑状在青石板路上爬动着的古元背上。  古元浑身光溜溜的,双腿间细长的小弟弟,被熏儿公主的一双穿破的花纹黑丝袜捆绑着塞在他的通红的后穴里。  「今天表现得很不错嘛,你这古族族长看起来还很人模狗样的。」熏儿娇艳成熟地笑着。  「大长老这老不死的竟然敢干预主人的婚事。主人——,要不您成为古族族长吧?」数月来残酷的驯化已经让古元完全沦为他女儿的狗奴了。  「无妨,世俗间的琐事交给你这只狗处理就好了,古族族长,只不过是一个名号而已。」熏儿说着,古元已经驮着熏儿爬到了他偌大的卧室里。  完美无瑕的熏儿优雅地站起身,尖锐的高跟鞋鞋跟自然地在青石板上「沙沙」戳出两个洞,古元站起身,熏儿柔弱而高贵的白暂玉手在他健壮柔韧的胸肌上狠狠扇了两下,然后解开捆绑着他的瘫软小蛇的黑丝袜,熏儿嬉笑着用晶莹剔透的手指「啪啪」弹了几下,古元吃痛着,一根细长通红的小弟弟很快颤抖着耸立起来。  熏儿温柔地抚摸着古元依然俊朗的脸庞,就像是抚摸请人一样,撇撇粉红娇嫩的嘴角,「你的女人们还在等着你去缴弹药呢,还不快去。」  古元伸出舌头在古熏儿的温婉如玉的小手上舔了一口,走到瘫软在床上的数个少妇眼前,少妇们依然美艳动人,温润的脸蛋和丰满的身材,放在外面都是被宠起来的角色。  古元端着他细长的小弟弟,「啪啪」狠狠扇打着他的一位妻妾的白嫩脸蛋,厉声喝道,「还不快舔!舔硬舔大!」  少妇啜泣着乞求着,「老爷——」「真是麻烦,看来你今天是想被熏儿主人吸成灰烬。」古元无奈地说着,拨开她的嘴,细长的小弟弟直接戳进她湿润温暖的嘴里,在狭窄的喉咙里蠕动着。  熏儿公主微笑着走出卧室,迎面扑来一个小男孩,「熏儿姐姐越来越漂亮了,小宇想永远和熏儿姐姐在一起!」和古熏儿同父异母的小男孩古宇趴在熏儿怀里,脑袋无意识地在熏儿饱满柔软的胸脯上磨蹭着。  痒痒的感觉让熏儿很舒服,脸蛋微红,「小宇小弟弟也越来越长大了哟,不知道小宇的小弟弟是不是也长大了呢?」  熏儿柔软无骨的滑腻玉手,搂抱着古宇,从他背后伸到他双腿间,揉捏玩弄着。  古宇依赖地趴在姐姐熏儿的怀里,「姐姐弄得小宇好舒服——,姐姐呼出的气好香好迷人——」他说着又贪婪地吸了几口。  不多时小男孩古宇的双腿间挺立其一枚长棒露出了裤衩外,古熏儿揉捏挑逗着古宇异常敏感的小弟弟,「这小子,果然是个色坯,这么小就硬了——」熏儿微笑着想着,古宇的小弟弟摸起来致密的感觉,让她可以感受到其中浓郁庞大的生命能量,她熏儿突然有种一口吃掉的冲动,想一想还是善良地放弃了。  「唔唔,」古宇挣扎开了古熏儿的怀抱,「熏儿姐姐再见,小宇要尿尿了,小棒棒硬了就是要尿尿了。」  「咯咯——,是这样呀——」熏儿美艳温暖地娇笑着,「你就在这里尿吧,姐姐帮你接着,看你尿得出来不。」  「唔——」小男孩粘在地上,执着地想要撒尿,而熏儿玩下腰贴着古宇,一只纤细柔滑的玉手握着古宇的僵硬小弟弟和球蛋,看着古宇弟弟的稚嫩饱满的脸蛋,熏儿娇艳的螓首贴上去亲了一口,伸出香舌舔了一下。  古宇可以感觉到熏儿姐姐是在干扰他撒尿,但是熏儿姐姐的小手、舌头,都带给他异常快乐的感觉,痒痒的剧烈的舒爽感。  一会儿,「嘻嘻——,尿不出来吧!」熏儿调皮着说,「姐姐告诉你哟,是你的这玩意出问题了,你躺在地上,让姐姐踩几下就好了。」  古宇乖顺听话地躺在石板地上,看着一身雪白公主裙黑色丝袜的完美高贵的姐姐,看着她的一支漆黑色似乎要择人而噬的高跟鞋踩踏在了他的执着的僵直着的小弟弟上。  剧烈的舒爽快感袭来,古宇只感觉脑海一空,心智顿时成长了几岁,浓郁乳汁般的浆液冲刷在熏儿公主的高跟鞋鞋底,被渐渐吸收。  「这质量——,真美味呀——,可惜一个小男孩也就这一次。」熏儿公主媚眼如丝地品味着,娇弱地喃喃低语,然后看着脚下的古宇,「嘻嘻,这不就尿出来了么,并且非常舒服吧!姐姐的高跟鞋可是有奇异功效的哟,来,闻一闻——」  熏儿说着,就挪动着纯黑色高跟鞋玉足,轻盈地踩踏在古宇的脸上,小心地避免尖锐的鞋跟戳伤他。               第二十二章  小男孩古宇,埋头在熏儿的漆黑色高跟鞋脚下,沉醉在高跟鞋散发出的妖冶诱惑的芳香中。  突然从别院走来一位少妇,跪倒在熏儿的脚下,啜泣着乞求,「熏儿,你玩弄我们就行了,放过这些孩子们吧,他们都是你的弟弟或哥哥呀!」  「你真是烦呀——,小宇这么可爱,我怎么会伤害他呢。」熏儿说着,娇弱无力的小手拉起少妇,就把她扔进了房间里古元的床上。  熏儿走进房间,古元正趴在两位少妇风韵的美娇妻身上喘气,他火红细长的棒子半戳在少妇的白嫩蜜穴里,湿漉漉的白色黄色浆液从其间流淌而出。  「不错,今天的量很大嘛。」熏儿优雅曼妙地走上前,踏上温润的玉床,一支妖娆撩人的纯黑色高跟鞋玉足踩上古元的小弟弟,碾压几下,熏儿看着她父亲古元吃痛忍着的表情很灿烂柔和地笑了笑,然后纯黑色尖锐娇小的高跟鞋,戳进少妇的蜜穴里,蠕动着吸收着古元等人的生命浆液。  片刻之后,熏儿就用高跟鞋踩踏在少妇们白嫩滑腻腻的肌肤上,在少妇们软绵绵地挣扎中,把她们充满能量的爱液吸收殆尽,纯黑色的高跟鞋底,残留着一道道馨香的斑驳痕迹,分外妖娆。  古元看着熏儿的娇小妖艳的高跟鞋,嘴脸凑上去想含住吸吮,熏儿「咯咯——」欢笑着踹开古元,走到方才古宇的生母身上,高贵尖锐的高跟鞋「嚓」戳进她嘴里,熏儿的一只软如无骨的纯白丝袜美脚,踩踏在她的饱满身躯上抚摸挑逗着,然后戳进她的小穴里,穿插蠕动。  熏儿妖娆慵懒地娇笑着,看着渐渐沵沵流淌出蜜汁的小穴,「我这是在玩弄你吗?难道你不觉得快乐?」              ······  数日后,却说古青阳得到熏儿的允许后,准备去找他的熏儿妹妹培养感情。  熏儿的房门紧闭,透过房门上的纱窗,都能闻到房间内浓郁的芳香,古青阳深深呼吸了一口令人沉醉的熏儿的魅惑体香,他正要敲门,听见房内的娇弱娇喘声,凑头看去。  房间内,熏儿一身纯白素洁的旗袍,雪白的绸缎和她牛奶色的娇嫩甜美脸蛋相互映衬,紧凑的旗袍勾勒出熏儿饱满挺立的胸脯和盈盈一握的腰肢。  熏儿的粉白嘴唇一口口吐出香气,很陶醉舒爽地娇喘着,而她的开叉裙摆下雪白大腿间,古青阳看到,夹着古族族长古元的依然俊朗庄重的脸。  「真舒服呀——,你的舌头倒是越来越灵活了。」熏儿慵懒惬意地说着,「是想喝蜜汁还是圣水呢。」  古元呼吸着熏儿裙摆下娇艳花蕊散发出的浓郁醉人芳香,还没回答,就被熏儿的纯白丝袜玉足踩在了他早已耸立着的小弟弟上。  熏儿的玲珑玉脚,玩弄挑逗着古元细长的小弟弟,「你这贱狗怎么配喝人家的甜蜜蜜的蜜汁呢,人家的蜜汁可是要留给萧炎哥哥喝的哟。」熏儿甜美地说着,然后娇弱玉足狠狠拍打了古元的炙热小弟弟一小,语气一冷,「接好了,本女皇的圣水,晨酿!」  「潺潺」的流水声传到窗外,古青阳透过朦胧的窗纱看着熏儿的女神完美娇躯,美滋滋地想象着熏儿的芳香高贵的圣水,咽了咽喉咙。  随后熏儿伸了个懒腰,展露着她的完美身材,温柔而高冷地对古元说,「这些天有些食物残渣,你来处理一下。」她说着,撅着屁股坐在古元脸上。  古青阳听着「嗯嗯——」慵懒诱人的娇喘,眯着眼想象着,被熏儿公主坐在脸上,在她高贵朦胧的裙摆中,被她白暂柔软的大腿紧紧夹着,然后,亲吻着她的细小后穴,亲吻吮吸着她后穴上的一片片褶皱,密密麻麻的褶皱。  恍惚中古青阳走回家,沉心修炼,又升了一阶。  数日后古青阳再也按捺不住对熏儿的思念与向往,熏儿女皇般俯视一切的慵懒气质弥漫在他脑海里,他平静地向熏儿的房间走去,已经不再奢望和熏儿女皇谈感情,能够替代古元的位置最后,若是不能,那为熏儿舐舔着清理她纤尘不染的白丝玉足、高贵尖锐的高跟鞋,也是很美好的。  这次古青阳站在熏儿的房门外,透过门孔,却看见另一位更加熟悉的身影。  他的爷爷,古族的大长老,浑身光洁的跪在熏儿脚下,舐舔吮吸着熏儿的神圣高贵的纯白丝袜玉足,丝袜上除了大长老留下的明亮的口水,还残留着众多的泛黄的粘稠斑驳。  依然一身雪白旗袍的熏儿雍容华贵地倚躺着,端着高脚杯,优雅地品尝着采集来的菩提树的精粹汁液,撩起修长妖娆的美腿,旗袍裙摆扑动着发散着她淡雅醉人的体香,沾满了她的几个后母的爱液的雪白丝袜玉足踩踏在大长老脸上。  「本宫想着你要是早点来归顺,还准备赏你些穿破的丝袜、断根的高跟鞋,结果你这只老狗犹犹豫豫地今天才来。」熏儿娇艳高贵地说着。  「对,对,是老狗的错,能舔女皇您的丝袜美脚就已经很满足了,」苍老的大长老磕着头说,「老狗有个奢望,想请求女皇踩着您的纯黑色高跟鞋踩在老狗脸上。」  「不算过分,把鞋给本宫叼过来吧。你倒是不怕本宫直接戳瞎你的双眼呀。」熏儿的纤细小手撑着雪白螓首说着。  大长老用嘴叼过来熏儿的高跟鞋,为她穿上,熏儿蹬着修长白暂美腿,踩踏在大长老苍老的脸上,扭动这碾压着。  大长老不自主地挣扎着,享受着异常的快感,随后伸出舌头,卷着舔食俯视着熏儿的尖锐诱人的高跟鞋鞋跟。  熏儿媚眼如丝,优雅惬意地娇笑着,然后慵懒娇弱地对门外说,「青阳哥哥!站在在外面不累么,进来玩吧——」  熏儿说着,玉手一抽,就隔空把古青阳拉到了床上。  熏儿撩起一脚把大长老戳成重伤,无力地躺在地板上,然后站起身,踩在古青阳的身体上,优雅地嬉笑着看着古青阳,尖锐锋利的鞋尖和鞋跟,片刻间就把古青阳的衣衫划成布条褪去,他健壮阳刚的身躯上,一条条划出的伤痕密密麻麻。  「偷看有什么意思呢,直接让熏儿玩玩你,你也很爽吧。」熏儿粉白甜美的嘴唇勾勒出一抹残酷撩人的微笑,像女妖般要吞噬他。  「熏儿,女皇,能被你这样踩死我已经很满足了。」古青阳不舍地看着熏儿女皇的完美身躯,身下一柄火红硕大的小弟弟挺立着。  熏儿撩起白丝美腿,血腥的纯黑色高跟鞋撩逗玩弄着古青阳粗大的小弟弟,然后玉手伸到裙摆下揉捏着她的娇艳花蕊,一滴滴蜜汁滴落在古青阳身上。  熏儿媚眼如丝,「这么大,人家真想坐下去呢——」,熏儿娇滴滴地喃喃低语,「那就坐下去咯。」  熏儿握着古青阳的炙热小弟弟,雪白完美的身躯优雅地坐了下来,娇艳狭小地花蕊紧紧地包裹着古青阳的一柱火热,床下的大长老满眼嫉妒。  她趴在古青阳的怀里,一脸娇弱地「嗯嗯」扭动着雪白滑腻的娇躯。  「青阳哥哥!来爱人家嘛——」          第二十三章纳兰嫣然收服魂灭生  古青阳受不了,情不自禁地搂抱住熏儿的盈盈一握的光滑腰肢,浑身一阵颤抖,腰胯间自主耸动着,从他的一柱火热中喷发出浓郁的生命白浆。  剧烈的刺激的舒爽感让古青阳脑海中一片空荡,飘飘欲仙。  熏儿的狭窄的娇嫩花蕊还紧紧夹着古青阳的一柱火热,古青阳的粘稠浆液直接喷到她的花心深处,冲撞着带给她久违的快感。  甜美诱人的熏儿像小猫咪一样偎依在古青阳怀里,媚眼如丝地吸收着古青阳的童精的浓郁能量,褪出杂质。  「想什么呢,你这是第一次才给你个机会,之后,就把你这玩意直接夹断了。」熏儿趴在古青阳身上咯咯笑着,温柔地说。  古青阳看着熏儿的凹凸身躯和完美脸蛋,呆滞着,「熏儿,女皇,你好美——」  「真是的。」熏儿嬉笑着从古青阳身上抽出来,然后撩开旗袍裙摆坐到他脸上,「来,用嘴含住,接好了,本女皇的圣水。」  古青阳欣喜地含住熏儿芳香娇嫩的花蕊,舌头舐舔梳理着她精美的毛发,一柱浑浊的圣水喷涌而下,臊臭的尿汁、甜蜜的爱液还有他自己的精华残渣,冲刷进古青阳嘴里。  古青阳忍着些微不适,仔细地品尝着,像品尝陈酿一样。  魂殿。  「你怎么这么贱呀,嗯?母狗。」纳兰嫣然一身黑纱紧身内衣,跪趴在魂灭生身前,魂灭生用手掌「啪啪」扇打着纳兰嫣然的翘臀和大腿,纳兰嫣然发出一声声「嗯——啊——」的诱人娇喘,曼妙妖娆的身躯晃动着,圆润白嫩的大腿翘臀扭来扭去。  「啊——,母狗就是贱,主人打得好舒服呀——」纳兰嫣然的粉润嘴唇娇喘着,梳散的秀发散发着魅惑的芳香。  魂灭生一把推倒纳兰嫣然,端着他早已耸立的炙热小弟弟向着纳兰嫣然双腿间戳去,压在她柔软而弹性十足的娇躯上耸动穿插几下。然后起身翻过她的身体,用火热的长棒拍打着纳兰嫣然的红彤彤的脸蛋,喂进她嘴里。  纳兰嫣然风情万种地白了魂灭生一眼,红唇皓齿蠕动吮吸着他的精华液体。  一股刺激的痉挛快感袭来,魂灭生把纳兰嫣然的娇媚螓首死死地往下压,「母狗,吃干净了!」一边腰胯耸动着,戳擦着她的嘴唇深喉。  片刻之后,纳兰嫣然偎依在魂灭生怀里,用沾满乳白粘液的嘴唇香舌舔弄着他的胸脯,魂灭生看着她青春而成熟的美艳脸蛋,「做是不是真的很爽,要不下次换我来做狗?」「好呀。」她巧笑嫣然地说。  又是一日,魂灭生全身光溜溜地躺在床上,纳兰嫣然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很质朴的纯白公主长裙,披散的金黄色秀发,纯白色的高跟鞋,圣洁不可侵犯的气质,没有一丝妖媚之气。  魂灭生的小弟弟顿时硬了起来,纳兰嫣然慢悠悠地走过来,白嫩纤细的美腿在裙摆中若隐若现,纯白色的高跟鞋踩在碎渣的青石板上,然后轻轻地踩踏在魂灭生的炙热的小弟弟上,摩擦撩拨着,「你这贱狗很不安份嘛,看见主人就硬了?」  「嗯,主人你太美了!」魂灭生说着,却被纳兰嫣然一脚狠狠踩在脸上,「砰砰」用沾满碎石的高跟鞋底毫不留情地踩戳着魂灭生的嘴巴、脸蛋,然后一脚把他踹到床下。  「贱狗!明白你现在的身份,给本公主跪到床下,在地上!」纳兰嫣然妖娆慵懒地倚躺在床沿上,娇媚而高贵地伸了个懒腰。  「好吧。」魂灭生勉强在床下在她脚边跪好,看着她高贵而妖娆的娇躯,双腿的一柄火热直挺挺地戳在地上。  「真是的,你这狗玩意看着就烦!」纳兰嫣然压着魂灭生的脑袋,妖娆玉腿递出,纯白色的高跟鞋狠狠地把魂灭生的炙热火红的舌头踩在青石地板上,碾压摩擦着。  「你,放肆——」剧烈的疼痛袭来,沉重的压抑感,魂灭生准备起身反抗,紧接而来的剧烈的快感,长久的痉挛的舒爽感,一注注浓郁的乳白浆液喷出,绵绵不绝。  纳兰嫣然优雅地笑着,撩起玉足,用高跟鞋底紧紧夹住他的正在喷射的小弟弟,用嶙峋的鞋底正对着孔道,吸收吞噬着他的生命浆液。  魂灭生瘫软无力地跪在纳兰嫣然身前脚下,恍恍惚惚地,「爽吧,这才是刚开始哟——!」纳兰嫣然深邃诱人的媚音席卷着着魂灭生的心扉,「来,让本宫把你这贱狗好好装扮一下。」  纳兰嫣然取出她前几天换下的没洗的黑丝裤袜、黑纱亵衣,给光溜溜的魂灭生穿上,再给他套上一个长发头套。「怎么样,你这贱狗还是很好看呀。」魂灭生看着镜子里的曼妙母狗,别样的快感泛滥在心头,浑身麻麻痒痒的舒服的无力感。  纳兰嫣然的白暂美手隔着魂灭生穿着的黑丝裤袜抚摸揉捏着他的瘫软吐着白浆的小弟弟,奇妙的触感袭来,小弟弟顿时大了几分,双腿一软,就再次跪在了纳兰嫣然身前。  「嘻嘻——,狗狗你还是很乖嘛。」纳兰嫣然又拿出一条穿过的黑色丝袜,还散发着湿润的浓重的臭气,蒙住了魂灭生的眼见,留出的袜尖塞进了他的鼻子里。  「你想舔人家的白嫩小脚吗?」纳兰嫣然慵懒魅惑地倚坐在床上,温柔地说着。  「想,主人!」  「咯咯,」她语气变得冷漠,「你觉得你配吗,贱狗,你最多只能舔食本公主的高跟鞋,鞋底!」  她撩起玉足,纯白色的高跟鞋踩在了魂灭生脸上,沾满砂石的鞋底还弥漫着他才留下的粘稠白浆。  魂灭生呼吸着纳兰嫣然黑丝袜里的臭气,又觉得异常的美味,越吸越想吸,醉醺醺的,他捧着纳兰嫣然的娇小脚踝,舐舔起她的高跟鞋鞋底。  纳兰嫣然看着跪在自己脚下舔鞋的魂殿殿主,很愉悦,很得意,她隔着纯白公主裙摆揉搓了一下她芳香四溢的娇艳花蕊,招招手把今天的十来个童奴叫了进来。  十来个童奴,都很稚嫩,一脸呆滞。他们挺着饱满的小弟弟,依次走到纳兰嫣然身前,「姐姐,你好美!」纳兰嫣然妖媚邪异地笑着,葱根般的精致玉手揉捏着童奴的小弟弟,一注注浓郁的粘稠白浆喷在她身上,「好好睡吧,成为姐姐的养分吧!」纳兰嫣然的娇艳嘴唇凑在童奴的耳旁轻轻说着,然后她的玉手一阵吸收,童奴的身体就完全化为能量被她吸收了。  而魂殿殿主魂灭生依然跪在纳兰嫣然脚下,一身女装,黑纱亵衣,眼睛上蒙着丝袜,舔食着纳兰嫣然的高跟鞋的鞋底,纳兰嫣然撩拨这纤细美腿,把高跟鞋的鞋跟戳进了他嘴里,穿插着,「来,贱狗,好好为主人服务。」  纳兰嫣然继续吸收着童奴,修为又增长了一截,直到最后一个,她看着童奴的硕大炙热的小弟弟、俊俏的脸蛋,冗长裙摆下的精致花蕊不觉间湿润了起来。  她的娇小香舌舔着粉嫩的嘴唇,一脚把跪在地上的魂灭生踹到了角落,把两只高跟鞋甩到他身上,「贱狗在角落里舔食高贵香美的高跟鞋,本公主先休息一会儿!」  纳兰嫣然说着,就把童奴抱到了床上。最后一个童奴看着纳兰嫣然完美无瑕的脸蛋,「姐姐,我是不是也要像他们一样被吸干?我,我还是很愿意的。」  「咯咯——,你可不会像他们一样哦!」纳兰嫣然灿烂地娇笑着在他稚嫩的脸蛋上亲吻一口,把他铺在床上,然后握着他的稚嫩硕大小弟弟,掀开裙摆坐了下去,「啊——,好大!」纳兰嫣然娇乎着,然后压在童奴的身上。  纳兰嫣然的身躯相对于童奴来说显得十分高挑,她纤细滑腻的双腿像蛇尾一样缠卷着童奴的腿,而她凹凸有致的上身,童奴的嘴脸正好贴在她的挺立胸脯上,含着鲜红色的僵硬樱桃吮吸着,享受着生命最后的快乐。  「好舒服——,好热——」纳兰嫣然贴在童奴身躯上耸动着,娇喘着。  一旁的魂灭生渐渐从方才的疲倦状态恢复过来,扔开纳兰嫣然的高跟鞋,掀开遮着双眼的丝袜,看见纳兰嫣然正在他眼前上着童奴,很恼怒。  魂灭生上前,抽出童奴甩开,耳光扇打这纳兰嫣然完美娇嫩的脸蛋,「你以为你是什么?贱货,母狗而已。」粗暴地压着她,发泄一番。  之后,叫人把纳兰嫣然锁在地牢里。  空旷旷的地牢里,依然一身纯白公主长裙的纳兰嫣然被铁链所在冷冰冰的铁柱上,寂寞中百无聊赖地修炼着功法,也曾幻想过下一刻或许萧炎或许药尘回来救自己。  仅仅是数天之后,纳兰嫣然还在睡梦中,感觉到诱人在舔自己光溜溜的白暂小脚。她惺惺转醒,然后看见魂灭生跪在自己脚下,「呵,咯咯——,这不是人家的魂殿殿主大人么,这要跪在人家脚下舔母狗的脚呢?」  「主人——,我错了,贱狗错了,贱狗以后就是主人的狗。」魂灭生对受虐的快感上瘾了。  「好吧——,本公主就原谅你了,来,狗狗,来喝了主人的圣水!」魂灭生很听话地躺在了纳兰嫣然脚下,纳兰嫣然坐了上去。  顿时,浓郁的芳香,和湿润的骚气,笼罩住魂灭生,醉醺醺的,一如既往的异样刺激的快感,「潺潺」的昏黄流水冲刷而下,他仓促间吃了一口,骚臭而甜蜜可口,令人回味,其他的冲荡在魂灭生脸上身上。            第二十四章萧炎在花宗  萧炎和小医仙一路前行,很逍遥轻松。  小医仙在毒杀他人吸取精华时表现得很冷血很女王,让萧炎看着有种跪在污泥地上舐舔小医仙的沾满血迹的高跟鞋的尖锐鞋跟的冲动,只是当小医仙偎依在他怀里的时候,就变得很清纯很娇羞,除了芳香秀发不断散发出的毒气,没有一点邪恶的感觉。  萧炎搂抱着小医仙软绵绵的滑腻腰肢,玩腻了。  在前往中州的空间隧道中,他俩掉了下去。  萧炎醒来的时候,朦胧中看着床前的女子,一身洁白的衣裙,宛如晨曦般散发着和煦温暖的光芒。萧炎呼吸着女子的奶味的体香,发现她不是小医仙,而是云韵。  「你——,好久不见,麻烦你照顾了——」萧炎欲语凝噎地说。  「没事,你是嫣然的丈夫,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这里是花宗,你好好修养,小医仙状态也很好。」云韵灿烂的笑着,似乎忘记了和他之间的经历。  「唔,咳咳。」萧炎在床上挣扎着,想起身搂抱住云韵把她压在身下驰骋一番,虚弱的身体无力地倒在床上,而云韵已经微笑着离开了。  花宗的别院,二宗主曹颖,优雅慵懒地倚躺在玉床上,成熟曼妙的娇躯无时不散发着绯红诱惑的气息,她一身深粉色的睡裙,胸口暴露出一大块雪白,修长的黑丝袜美腿脚下的高跟鞋玉足,用尖锐冰冷的鞋尖和鞋跟玩弄勾划着跪在床前的几个年轻的女仆的饱满雪白胸乳。  「金花那老巫婆,只是因为本宫调教了她一次就怀恨在心,死之前还要功力和宗主位置传给外来的乳臭未干的丫头。」曹颖喃喃抱怨着,她问,「云韵那丫头,带来了她的小情人?」  「是的,主人,那男人昏迷时云韵贴心照顾,关系异常亲密。」俏生生的年轻侍女说着,曹颖的高跟鞋玩弄拨戳着她饱满稚嫩的玉乳,渐渐地粉红的樱桃变得鲜红僵硬,侍女动情地娇喘着,「嗯嗯——,好舒服,主人。」  数日后。  小医仙的房间里,两个纯白乳滑的娇美身躯偎依摩擦在一起,两对珠润圆滑的白暂大腿插在一起互相间紧紧夹着,一簇簇甜美的蜜汁从精致花丛中顺着大腿小腿滑下。  小医仙娇羞地把螓首埋在云韵丰腴的胸脯间,「云韵姐姐,你真会玩——」  萧炎的房间。  曹颖的侍女,衣着一身黑白女仆装,「公子,跟我来吧,宗主有请。」  「云韵直接来找我不就是了,还叫个女仆。」他心想着,看着眼前女仆的青春而妖娆的背影,纤细小腿上的浓密黑丝袜映衬着大腿的白嫩光泽,蓬松的纯白女仆裙随着一对翘臀一扭一扭的,萧炎的双眼变得火热起来。  「咯咯——」女仆站在曹颖房间门口,看着萧炎娇笑着,「萧炎哥哥——,别心急,你把主人服侍好了,人家随意你玩弄。」  萧炎纳闷地褪开房门,浓郁湿润的熟女芳香顿时让萧炎变得沉醉恍惚,她看着眼前倚躺在玉床上的高贵慵懒的身影,那一身深粉色的开袍睡裙散发着无尽的魅惑,萧炎的双腿间顿时挺起一柱火热。  曹颖轻缓地扭动着娇艳的身躯,纤细修长的黑丝玉足往床外轻轻一蹬,精致高贵的黑皮高跟鞋掉在地上,「小帅哥——,不想来为人家穿上高跟鞋吗?」曹颖媚意绵绵地说。  萧炎走上前,正要弯下腰为曹颖捡鞋。曹颖白暂的玉腕撑着粉嫩的螓首看着他,修长美腿轻轻撩起,光滑娇小而妖娆高贵的黑丝袜小脚压在了萧炎双腿间的隆起上,上下磨蹭着,「好热呀——」曹颖娇喘着,丝袜玉足的滑腻触感和曹颖的魅惑娇喘让萧炎心头一热,小弟弟不自主地颤抖起来。  「像人家这样精致高贵的女皇,你不应该跪着为本宫穿鞋么?本宫的人皮高跟鞋,可是很香的哟!」曹颖媚眼如丝地戏谑地笑着,黑丝玉足死死地抵住萧炎的隆起。  萧炎看着一身粉色睡裙、纯黑丝袜、妖艳成熟的曹颖女皇,一直没有在小医仙身上发泄的奴性终于爆发出来。  他虔诚地跪在曹颖脚下,嘴脸贴到纯黑色的人皮高跟鞋中,一股湿润的汗臭味袭来,萧炎深呼一口气,觉得很爽,他伸出舌头舔食着曹颖的高跟鞋里面,将脏兮兮的鞋里舔得光滑铮亮,熏臭的脚臭味残留在萧炎口中,久久不能散去,萧炎继续品味着。  曹颖的娇小妖娆的黑丝玉足,踩在萧炎脑袋上,拍打着,饱满精美的脚趾头隔着黑丝袜抚摸揉捏着萧炎俊俏的脸庞。曹颖看着他欢欣地笑着。               第二十五章  花宗的成熟妖妇曹颖,一身妩媚高贵的粉色开袍睡裙,慵懒地倚躺在床榻上看着萧炎跪在地上用嘴为她穿鞋。  曹颖撩拨着丝袜美腿,用高跟鞋底踩弄着萧炎的脸蛋和脑袋,「咯咯,小帅哥很熟练嘛,来,享受妈妈的味道吧。」她娇媚酥骨地说着,搂着萧炎的脑袋往她双腿间压去。  一股湿润浓郁的诱人芳香袭来,萧炎顿时沉迷在其中,深粉色裙摆中的朦胧空间,萧炎隔着曹颖的单薄镂空小内,细嗅舔食着她精美艳丽的花蕊和花瓣。  「呀,好舒服。」曹颖享受着萧炎的嘴舌侍候,搔首弄姿,撩拨着一双修长的黑丝玉腿,用精致高贵的高跟鞋挑逗摆弄着萧炎双腿间戳出的小弟弟。  「咯咯,真大。」曹颖娇笑着,把萧炎翻转下,双腿夹在他脖子上,萧炎看着,曹颖的一只高跟鞋的尖锐唯美的鞋跟,戳进了他的狭窄马眼里。  顿时有种火烧炙热的痛感,顿时又有种剧烈十足的快感刺激萧炎,「啊——」萧炎在曹颖的深粉色裙摆下嘶哑地惨叫着,「你个罪民,本宫这样惩罚你,你喜欢吗?」曹颖妖艳地笑着,高跟鞋插在萧炎的小弟弟上下起伏着,褶皱密布的鞋底直接碾压在萧炎敏感的蛇头上,旋转摩擦着。  「喜欢,好爽。」萧炎乏力地吐出一口浊气。  曹颖的尖锐修长鞋跟完全戳进萧炎马眼里面,他的小弟弟变得紫红色,一道道浓郁鲜红的热血从小弟弟头上流出,沾在曹颖的高跟鞋底,曹颖妖艳撩人地舔舔深红的嘴唇,「本宫这是在为你清理污秽哦,你个贱民!」  「嘘嘘。」剧烈的疼痛和刺激的快感让萧炎粗喘着气,曹颖把鞋跟从萧炎狭窄的孔道里拔出来,尖锐的细长鞋跟沾着萧炎的鲜红血液和乳白液体,玉足一撩就戳进萧炎嘴里。  萧炎舐舔吮吸着曹颖的鞋跟和脏兮兮的鞋底,搂抱着娇艳妖妇珠润圆滑的美腿,看着她胸口的一抹雪白和高贵娇媚的脸蛋,「主人——,你好美!」  「咯咯——,真乖。」曹颖娇笑着摸摸萧炎的脑袋,然后站起身把萧炎摔在床上,看着他有些小却硬梆梆的小弟弟,精致高雅的高跟鞋直接踩了上了,邪魅娇笑着,看着她尖锐的鞋跟压在萧炎的红彤彤的蛇头磨蹭蠕动着。  「啊——」萧炎发出一声嘶哑的舒爽娇声,浑身颤抖,并不硕大的小弟弟「噗噗」喷射而出,一簇簇沾在他的胸口和下巴上。  「贱狗,真没耐久,本宫还没爽,你就先享受了!」曹颖冷漠地说着,撩起美腿玉足,尖锐锋利的高跟鞋鞋跟在萧炎身躯上划出数道血淋淋的伤痕,然后捏着粉色睡裙,饱满的双腿夹着萧炎的脑袋,美美地睡觉。  萧炎被塞在裙摆中,呼吸着湿润魅惑的芳香,嘴脸贴着妖妇的精致湿润的花丛,弥漫着格外诱惑的臊臭气味。一滴滴浓郁的蜜汁淅淅沥沥地曹颖蜜穴中流出,萧炎吃着,舔食清洗着她的饱满花瓣和湿润花丛。  接下来的数日,萧炎每晚都是在曹颖的闺房里度过的。跪在她优雅精致的高跟鞋脚下,看着她娇艳妖媚的身躯和脸蛋,享受着她美艳的羞辱,被肆意玩弄榨取。  又一日,萧炎病怏怏地躺在床上。一身蓝白衣裙的云韵来看望他,「你的状态怎么越来越差了?」云韵关爱温柔地问着,白白嫩嫩的脸蛋凑近他的脸庞,小琼鼻呼出的香气扑打在他脖颈上。  萧炎闻着云韵温暖的奶香味的体香,伸手一把搂抱住云韵,「想你想的。」萧炎说着,和云韵亲吻缠绵起来,俩人在床上翻滚磨蹭。  「真不知羞——」云韵的娇弱白暂小手抚摸着萧炎的胸膛,又是一番磨腮亲吻,云韵拨开萧炎的裤衩,用手揉捏玩弄一番,萧炎的小弟弟还是瘫软要死不活的样子,「怎么这么小?」云韵娇声问萧炎。  「额,身体还没康复罢。」萧炎尴尬地说着。「真扫兴!」云韵站起身,撩起纤滑无骨的白丝小腿,精美柔软的蓝色高跟鞋踩在萧炎的小弟弟,轻轻地扭动磨蹭一下,转身走了。  夜晚。曹颖的芳香闺房里,萧炎被曹颖前凸后翘的妖艳娇躯紧紧地压在床上,曹颖动情地「嗯嗯——」娇声叫着,饱满丰硕的胸脯不断在他身上来回磨蹭,弹性十足的玉臀不断榨取在萧炎僵硬火热的小弟弟。  萧炎一阵轻微颤抖,浓郁的生命精华喷进曹颖体内,「好棒——」,曹颖媚眼如丝地眯着眼享受着像是被射穿的快感,吸收着里面蕴含的丰富能量。  萧炎正疲倦地舒着气,回味着刚才一瞬间的快感,被恢复美艳高冷的曹颖一脚踹到了床下,纯黑色的诱惑高跟鞋在他脸上踩踏几脚,「你个狗奴,主人的床是你能多待的吗?把这双鞋舔干净了!」  萧炎唯唯诺诺地在床边角落,舐舔清理曹颖的高跟鞋,鞋里残留的咸咸涩涩的脚汗异常美味,令人神往。  「咯咯——,来,主人给你加点料!」萧炎把精致娇小的高跟鞋碰到身前,曹颖弯着醉醺醺的媚眼,优雅缓慢的吐出一口浑浊粘稠的香津玉液,吐在高跟鞋里面。  萧炎捧起曹颖的高跟鞋正要吃,曹颖娇喝一声,「谁!」  顿时风声四起,门窗飘飞,窗外皎洁的明月把房间里照得幽亮可见。  「二宗主下手真是快呀,我的人你也敢动!」云韵和小医仙走了进来,纯洁素朴的白色衣裙随风飘飞,在月光下飘渺朦胧。  「咯咯——,本宫怕你们两个小女娃么?」曹颖妖艳妩媚地笑着,深紫色的睡衣长裙舞动,周身顿时飘荡起粉色魅惑的斗气能量。  一番美艳动人的打斗之后,小医仙的纯白色圣洁的高跟鞋踩在了曹颖身上,尖锐锋利的鞋跟戳在她的双腿间,血迹斑斑。  小医仙散发出的毒气让曹颖恍恍惚惚醉醺醺的,小医仙俏皮可爱地说,「老女人,你是想直接变成养料呢,还是想做人家的鞋垫?」她说着,用高跟鞋玉足踩在曹颖的饱满丰硕的胸口,戳踹踩打着,沾满砂石的高跟鞋磨蹭着曹颖的紫红色樱桃,樱桃渐渐变得僵硬,流出一缕缕乳汁,曹颖动情地娇弱浇着。  一旁,「云韵——」萧炎站起身想搂抱住云韵盈盈一握的的腰肢,云韵娇笑着一脚把萧炎踹倒在地,撩起高跟玉足踩在萧炎渐渐长大的小弟弟上,「咯咯,你这个贱货,原来这么贱呀,现在还想搂抱着人家亲吻缠绵?」  「啐——」云韵随口吐出一块香津玉液,粘在萧炎嘴角边,萧炎很自觉地舔到嘴里,美美地品味着,「真香,真甜——」萧炎讨好着说。  萧炎继续跪在云韵身前脚下,就像是求婚一样,他看着云韵纤滑妖娆的白丝小腿、珠润圆滑的柔嫩大腿,心头一阵火热,嘴脸往云韵的裙摆下蹭去!  「真不知羞——」云韵温柔地说着,又轻轻一脚踹开萧炎,撩起精美柔软的天蓝色高跟鞋,挑逗玩弄着萧炎双腿间的小弟弟。  萧炎跪在冰冷的地板上,云韵柔软娇艳的高跟鞋带给他无尽的刺激与快感,他看着云韵纯洁无瑕的身躯和脸蛋,拉起她软绵绵的白嫩小手,虔诚地说,「让我作你的狗好不好?」  「才不要呢!」云韵娇羞地回答着,柔软的高跟鞋在萧炎双腿间踢了一脚,萧炎感受着突然的疼痛,又是一阵快感袭来,一股股浓郁的生命浆液喷薄而出。  「咯咯——」,云韵用高跟鞋底死死地堵住萧炎正喷发着的小孔,紧密的堵塞感让萧炎异常刺激,剧烈的快感冲击着他。  过后,萧炎虚弱地跪在地上,云韵撩起天蓝色的高跟玉足,踩在萧炎脸上,上面还残留着大量的他的腥香浆液,萧炎有些恶心。「来,你个贱狗,把人家的鞋底舔干净了,人家就原谅你,你还是人家的小情人,嘻嘻。」  云韵小女人般娇笑着,萧炎看着她甜美的脸蛋,顿时狼吞虎咽地吞噬舐舔起来。萧炎把云韵的娇弱美脚连带着高跟鞋一口含在嘴里,吮吸舐舔着。  小医仙过来趴到萧炎身上,晶莹剔透的手指甲在萧炎俊俏的脸庞上划动着,「看来我们是对你太好了!」[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